第五百一十七章 【你们走错路了】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11-01    作者:跳舞

遮天蔽日的沙尘几乎将天的尽头都遮挡住了。

乞力马罗山脉的西北走廊入口,那座原本的瞭望台和军事要塞已经空空荡荡。

最后一批卫兵已经在十天前撤离,此刻留在这里的,只有剩下的一个运输队,仅仅十二个人,将运输车已经装满。

上面的命令是将能带走的全部都带走,最后守军离开的时候,几乎把旗杆都砍下来拉走了,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的话,郁金香家的守军恨不能将栅栏墙的木板都带走。

……

当第一匹马从沙尘之中显现出身影的时候,站在瞭望台上的士兵立刻发出了叫声。

这个士兵飞快的摘下了单筒望远镜,然后仿佛一只灵活的猿猴一般,从瞭望台上溜了下来,还没落地,就已经扯开嗓子大声吼道:“草原骑兵!!草原骑兵!!”

这尖锐的叫声,惊动了这个关卡仅剩的十几名运输队的成员。

运输队长是一个中年的老兵,他飞快的跳上了马背,站在马鞍上,用望远镜朝着西北走廊的外面眺望。

沙尘漫天,那一个个的草原骑兵,列着略显松散的队伍,从那沙尘之中漫步走了出来,虽然隔着很远,但队长仿佛已经能听见草原骑兵的马鞍上,弯刀和马鞍碰撞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目测看来,距离最多只有一千五百步!

对于骑兵来说,这已经是一个极度危险的距离!

“全体撤离!!立刻!!马上!!放弃所有东西!!”

队长跳下马鞍,坐在马背上,灵活的驱马在队伍周围跑了一圈。

运输队的士兵立刻忙碌了起来,他们放弃了已经装了一半的马车,将拉车的马解开了绳套,挂上马鞍。

很快十二名运输队的士兵,就变成了轻骑兵。

“东西都要了!我们立刻走!!快走!!”

运输队长急促的叫嚷着。他飞快的骑马冲到一旁,人在马上,挥起一刀,将立在一旁的一只火把斩断。伸手抓住一截火把,就冲到了关卡栅栏墙旁,马匹一路小跑,火把在栅栏墙上四处点火。

做完了这些,运输队长回到了队伍的最前面,扔掉了火把,大声吼道:“我们走!!!”

“队,队长,我们真的就这么走了?”一个年轻的士兵脸上写满了不甘:“这里可是我们的土地……”

“我们迟早会拿回来的!要相信家族!相信公爵大人!”运输队长那张沧桑的脸庞上此刻浮现出一丝坚毅:“走!现在就走!他们已经很近了,再不走的话。被他们的前哨咬住,大家都走不掉!”

马匹发出凄厉的嘶叫声,士兵用力的踢马肚,飞快的列队离开这里,一路往东而去。

……

这是一队前哨的草原骑兵。超过一百名的骑兵冲出了沙漠,来到西北走廊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这座已经在大火里熊熊燃烧的关卡。

那原本结实的栅栏围墙已经被火焰吞没了大半。

草原骑兵发出了兴奋的吼叫和尖锐的呼哨,他们甚至不顾火焰,骑马从火焰的缺口之中奔跑了过去。

“那些罗兰人没走远!”一个草原骑兵指着地上的马蹄印:“我们追上去吧!马蹄印不多,他们人数肯定很少。”

“不用!”前哨的一个首领用力擦了擦满是油光的脸庞:“先检查这里的仓库……那些罗兰人总有好东西,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这里的火……让它烧吧!这些阻挡了我们几百年的关卡。都烧掉最好!!”

帝国历第一千一百年的这个冬天。

在经历了一百多年的和平,在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创造的伟大时代的尾声终于到来的时候,草原人——这个如同饿狼一样的民族,铁蹄再一次践踏在罗兰人的土地上!

熊熊的烈火,和这些草原骑兵们疯狂兴奋的叫嚷声,仿佛正在见证这一个伟大时代的结束。

……

…………

草原人带着征服的梦想而来。他们饥渴,疯狂,怀着复仇的梦想。

可当越来越多的草原骑兵越过那片祖祖辈辈都在阻挡他们的沙漠,越过了那条曾经让他们绝望过的西北走廊的时候……

这些前哨的草原骑兵数量越来越多,他们勇敢得近乎鲁莽。冲进了西北走廊,冲进了这条巨大而狭长的峡谷,他们甚至一点都不担心这里会有任何伏击。

他们赌对了。

的确一路上他们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原来在西北走廊之中,那一座一座的关卡,全部人去楼空。

郁金香家军队撤离得非常彻底,他们搬空了仓库,搬走了所有的物资:吃的,喝的,穿的,用的!甚至连一条能燃烧的木柴都没有留给这些草原人——每一个关卡,最后撤离的人都没忘记放一把大火,将关卡彻底烧毁。

十多批前哨,数千名骑兵几乎将西北走廊挤满。可是一直等他们冲出西北走廊的时候,才恼火的发现,他们没有抢到一个铜板,没有找到一粒粮食!

甚至就连生火取暖的木头都找不到。

十天之后,当源源不断的草原骑兵开赴到西北走廊,当那面高挑在旗杆上的草原王骑,那头咆哮的金头狼的旗帜飘扬在西北走廊的上空的时候……

来到这里的草原骑兵,却意外的发现,他们并没有任何征服的快感。

这就如同憋了一肚子火想找人对砍一通,结果跋山涉水来到这里却发现对手根本就没有在这里。

越来越多的草原骑兵进入了西北走廊,那位草原王很快做出了一个决定:

继续前进!

这是一个不得已的决定。

草原人出征从来没有什么后勤补给路线。草原人天生就是狼,他们习惯的以战养战。草原军队出征的时候,唯一的后勤物资,就是跟在大部队之后,驱赶而来的那大群大群的牛羊。

这就是他们携带的粮食!

所以,草原人必须在吃光这些牛羊之前,找到敌人,击溃敌人。抢劫走敌人全部的财产和食物!

当超过十万的草原骑兵,源源不断的走出了西北走廊的东部入口,终于站在了郁金香家领地的时候……

战争,似乎无声无息的开始了。

应该是这样吧?

……

…………

一路向东!

这是草原人大体上的进军路线。

草原人从来没有什么全面而细致的战争策略。他们的战争就是如同一次庞大的劫掠。如同蝗虫。如同狼群。

王庭金帐里发出了一条条的命令:两个部落往北,两个部落往南。这就是他们前进的方向,负责劫掠,寻找敌人,杀死敌人,抢劫敌人。

而草原人的大部队,超过十万的骑兵,来自于各个不同的部落,则紧随着他们的草原王,继续往东奔跑。

整整十天。他们浪费了太多太多的时间。

这一路上,自从走出了西北走廊,来到了这片传说之中的郁金香家的领地,这片传说之中,遍地黄金。到处都是财富,到处都是粮食的地方……可呈现在草原人眼前的却是……

什么都没有!

村庄,空了!

村镇:空了!

房屋:空了!

粮仓,空了!

农田,荒了!

牲畜,没有!人?没有!军队?没有!

整整十天时间,草原人已经记不清他们多少次满怀期待。喊着口号,挥舞着马刀,冲向前方出现的村庄,然后又失望的两手空空的从村庄里跑出来。

“继续找!继续往东!!”

王庭之中,草原王在震怒,在咆哮。这位草原上的至尊发怒的时候。就意味着有人要流血!要流淌出很多很多的献血,才能平息这位狼王的怒火。

“继续往东!这些罗兰人,他们总不能跑到天上去!去……去楼兰城!!哪里是郁金香家的老巢!哪里一定有人!”

……

楼兰城以西,这里是一条水渠。从楼兰湖引来的湖水,灌溉出了一大片农田。

这里是整个郁金香家领地之中。为数不多的相对而言比较富饶的产粮之地。这里的粮食,专门供应楼兰城这座西北第一大雄城的耗费。

当草原人的前锋骑兵来到了水渠以西的时候,看着那水渠两旁的水利设施,看着那越来越繁华的道路两旁。看着那些房屋,看着那些仓库,看着那些作坊……

草原骑兵近乎疯狂的朝着水渠上的桥梁冲去。

他们得到的指示是:罗兰人很胆小,郁金香家的军队很胆小,知道强大的草原武士来了之后,他们全体夹着尾巴逃跑到了很东边很东边的地方去了。

这一路上没有受到任何的抵抗,让草原人不满,愤怒,同时也滋生了他们的骄傲。

或许……我们早就该打过来?

传说之中强大的郁金香家,居然是如此的胆小懦弱?早知道的话,我们早十年……不,二十年前……不,也许三十年前就该打过来?

这一波先锋的骑兵冲向了那条水渠。幸好,这队骑兵的首领没有忘记自己起码的职责:

“派两个人先回去,向部落狼将报告,我们已经越过了楼兰湖,向楼兰城前进了!”

被点中的两名骑兵闷闷不乐的接受了这个命令,不得不停下了战马,看着自己的部族同伴们兴奋的挥舞马刀,冲过了那条水渠,朝着东方而去。

他们羡慕的看着这些同伴,猜测着他们会砍下多少胆小懦弱的郁金香家人的头颅,抢来多少灿烂的黄金和可口的食物?

看着同伴们冲过了水渠上的桥梁后,两名骑兵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道路远处,才不甘心的调转马头回去报信了。

……

…………

当天晚上,落在后面的草原王庭金帐,得到了消息,某一支部落的先锋骑兵,超过三百名勇敢而彪悍的草原汉子,已经冲过了那片楼兰湖,朝着楼兰城进发。

草原王立刻下达了命令。让大部队加快前进的速度!

“越过那条水渠!我们去楼兰城!!三天之后,我要坐在郁金香家那个公爵府的城堡里,和所有勇敢的草原男人一起痛饮美酒!我要让那个郁金香家的女公爵,变成我的女奴!”

前锋骑兵顺利的朝着楼兰城进发的消息。激励了所有的草原人。

为了尽快完成草原王的伟大理想,草原王派出了他最得力的部将,金狼头将军,带着一万草原铁骑,轻装离开了草原王的行营。

按照草原王的要求,他们必须在第二天一早抵达楼兰城下,立刻发动“凶猛的攻击”(这是草原王的原话)。

金狼头将军是王庭之中最勇猛的战士,他带着自己部落挑选出来一万儿郎,呼啸着骑马离去。

他们没有携带任何的牛羊,只在马鞍的袋子里塞满了肉干。

这并不重要。他们相信,后面的大部队会很快的跟上来——不,也许甚至都不需要他们!罗兰人既然这么胆小,也许他们早已经放弃了楼兰城逃跑了!

就像之前他们放弃的那些村庄一样。

可金狼头将军有一个常识:一座城市,一座传说之中庞大的城市。纵然是撤离,也绝没有可能把所有东西都搬走的!

那么大一座城市,会有多少财富,多少值钱的东西?多少粮食??

只要自己赶到那里,或许……就可以在草原王到来之前,先狠狠的发上一笔!

在这次战争前的盟约,草原王已经和诸多部落的首领歃血为盟。立下了誓言。

这一次战争,各个部落所有劫掠的收获,草原王只收取两成,其余的都可以给各个部落自己保留!

这可是一个前所未有的,非常慷慨的条件!!

金狼头将军带着自己的骑兵抵达那条水渠的时候……

他满脑子都是那些金银珠宝,那些堆积如山的粮食。还有那些皮肤细腻,说话声音娇嫩的罗兰女人……

而这个时候……

“将军!那座桥!那座桥……”

“该死的那座桥怎么了?有郁金香家那些胆小的士兵吗?你们手里的弯刀是做什么用的!冲过去!杀光他们!!”

“不……将军……那座桥!它,它不见了!”

金狼头将军瞪大了眼睛,他立刻狠狠的甩了甩马鞭,策马狂奔。片刻之后,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面前,那条水渠依然静静的横在这片土地上。

而那座被前锋骑兵描绘的“桥”。

根本就没有!

难道我们走错了方向?这绝不可能!郁金香家领地里的道路非常好认,这一条往东的大路又宽又平!

“桥呢?!那座桥呢?!”

金狼头将军愤怒的咆哮着,看着空荡荡的水渠水面,他狠狠的瞪着身边的骑兵。

“将军!对面,对面有东西!”

接着越来越昏暗的夕阳,有骑兵冲到了水渠的河边,看见了对岸,岸边似乎有几堆黑乎乎的影子,堆积在那儿,仿佛谷堆一样。

“火把拿来!!”

金狼头将军也冲到了水渠边,大声的呼喝。

很快,有一支火把递到了他的手里。

金狼头将军大吼一声,将火把狠狠的投了出去,他的力气很大,火把越过了水渠,落在了对岸,就落在了那几堆东西的中间。

明亮的火光,彻底将那几堆东西照耀得清清楚楚!

不是谷堆!

而是……

人头!!

鲜血已经染红了水渠旁的土地,越来越多的鲜血流淌进了水渠之中,将渠水渐渐染成一片一片的红色。

那些人头,就这么被堆积在一起!

他们瞪着眼睛,脸上的表情有愤怒,有痛苦,有惊慌,甚至还有……哀求?!

所有的头颅都是从脖子上被斩断的,从他们的表情看来——这些脑袋都是活生生的被砍下来的。眼睛已经翻了起来,张着嘴巴。

毫无疑问,这是草原人非常熟悉的一种东西!

京观!

人头京观!

就在距离河边最近的这座京观的顶部,一个仰头张着嘴巴的脑袋,正是那个先锋骑兵的首领。

一把剑从他的嘴巴里刺了进去,就这么竖在京观的顶部。

一块长长的白色布片就挂在上面,布片上有竖着的一串用鲜血涂出来的文字。

是草原语。

“滚回去,你们走错路了!”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