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我不是好人】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10-07    作者:跳舞

陈道临来到弗里茨家的第十三天,终于,那些弗里茨家族的旁系人马坐不住了。

这些天卢修斯彻底大反攻,把这些旁系家族的人马打得屁滚尿流,原本附近那些地方上的势力都纷纷倒戈,尤其是之前那些地痞流氓混混,再也不敢听从他们的话,甚至还有人因为前些日子的事情,迁怒于他们,想他们索要医药费。

加上店铺关门歇业,挺了几天之后,大家也都挺不住了。

于是,这一天,弗里茨总督家族的一些旁系的人终于下定了决心,聚集了人手来,正式登门拜访弗里茨总督。

这么一群老老少少登门来拜访,其实已经是做出了服软的姿态了。

卢修斯得知了消息,就带着家里的十多个护卫,手持棍棒冲到了大门口,对着这些人怒目相视,正要大声呵斥什么,就看见家族之中的老管家一溜小跑的追了过来,在卢修斯的耳边低声说了两句什么。

卢修斯脸色一变:“父亲真的是这个意思?”

老管家点头:“老爷亲**待的。”

卢修斯狠狠瞪了瞪面前这些亲戚们,跺了跺脚,转身就离开朝着宅子里走去。

卢修斯是不想和这些白眼狼亲戚们打交道,可偏偏似乎老弗里茨总督却不肯放过这个锻炼自己儿子的机会。

当这些家族旁系人们被请进了庄园里,安排在了一个会客厅之后。

卢修斯却又被老管家从自己的卧室里拽了出去。

老管家传话,说是弗里茨总督的意思,让卢修斯来负责接待这些人,全权代表家族和这些家伙谈话。

“有,有什么。好,好谈的!”卢修斯闻言愤怒的大声道:“他,他们,就。就是一群。群,背信弃义的小人!”

说着。卢修斯愤怒的拿起桌上的一把剑:“对,对这种人,不用谈!把,把他们统统。统统打出去,出去!”

来管家伸手抓住了卢修斯的衣角,眼神里流露出一丝无奈和几分淡淡的失望:“卢修斯少爷,是老爷亲口吩咐的,让你和他们谈。”

顿了顿,老管家压低了声音,在卢修斯的耳边低声道:“这几日。您气也出够了吧?老爷让我对您说一句话:难道你真的想闹到咱们家以后在老家呆不下去的局面吗?难道非要把老家的所有亲戚朋友乡亲全部都得罪光了吗?”

这话说出来,卢修斯身子一震,脸上的怒气渐渐消散,缓缓露出了几分深思来。

……

卢修斯去了会客厅和那些家族旁系的亲戚们谈话。

他去的时候。叫上了迪克森和麦昆这两个师兄弟。虽然卢修斯拙于言辞,但是有迪克森和麦昆两人在身边,也足够撑场面了。

迪克森言辞狡猾口齿伶俐。至于麦昆……一个全身散发着阴沉死灵气息的亡灵魔法师往旁边一站,根本不用说话,就足以威慑人心了。

……

卢修斯和那些家族旁系谈判的时候,陈道临也正在和弗里茨总督交谈。

在总督的卧室之中,这位前任总督坐在露台的靠椅上,身上盖了条毯子,而陈道临就坐在他的对面。

“罗曼,你叫我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谈么?”陈道临微笑。

弗里茨总督笑看着陈道临,语气却有些古怪:“事情么,倒是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我担心,我若是再不和你好好谈谈的话,我那个蠢儿子,就要把家乡所有的人都得罪光了。”

陈道临笑的很平静:“卢修斯这几天可都是在为您出气。”

“哦,是么?”弗里茨总督淡淡道:“他打断了那七八个人的腿倒也罢了,这些旁系的子弟自己从前做事得罪了我,也该受到些惩罚。可卢修斯一口气砸了六家店铺,四家工坊,两家作坊……这难道也是为我出气?”

“这可都是那些家伙的产业……准确的说,是他们这么多年来,从您这里陆续侵占巧取走的产业。”陈道临微笑。

“可这六家店铺四家工坊,两家作坊……一共有一百三十多个雇工。”弗里茨总督淡淡道:“这些人总没得罪我,砸了生意,这些雇工也都没了工作,受到了损失。这可都是本地人。一百三十多人,就是一百三十多户。嘿嘿……这镇子上一共才多少户人家?”

陈道临不说话。

“我可不想我们弗里茨父子,最后在自己的老家都变成了众叛亲离的孤家寡人。”弗里茨总督的语气里藏着一丝淡淡的怒气:“达令陈,说吧,你到底想我怎么样?”

“我想请您出山。”

“辅佐你么?”弗里茨总督笑了:“我前一个老板可是皇帝陛下。你呢?你认为你有资格当我的老板?”

陈道临却收敛了笑容,正色道:“罗曼……准确的来说,你前一个老板不是马尔希皇帝陛下,而是……这个国家!如今,我请你出山,也是希望你能为这个国家做一些事情。”

弗里茨总督却摇头:“这些漂亮话就不用说了,达令法师,我不是年轻小子。这种好听的话,在我这几十年的生涯之中不知道听过多少,我自己也不知道说过多少。你若是想打动我,就说出一些实实在在的内容吧。”

陈道临苦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实实在在的东西?罗曼,你总不会是想问我给你开多少报酬吧?”

弗里茨总督轻轻一笑:“钱财我自然不会太在意。但是达令法师,我把话说得难听一些,你认为你在西北的那么一片地方,能容得下我罗曼弗里茨吗?我与其选择你,不如选择郁金香家的那个小姑娘了。”

“我的地盘现在是很小,人口也不多。但是……将来会有许多许多的事情让您施展才华的。”陈道临道:“我有一个很长远的计划。这个计划我不敢说一定很宏大,但至少我觉得应该还算很有趣。至于郁金香家……我不认为您会选择他们,即便没有我。你也不会被那个女人拐走……顺便说一下,费欧娜小姐可不是小姑娘,她应该已经快三十岁了吧。”

“这话你最好别让那个女人听见。”弗里茨总督笑了笑,随即淡淡道:“口说无凭。达令陈。告诉我,如果我去帮你的话。你希望我为你做些什么?”

陈道临叹了口气,缓缓道:“我知道,区区一个小小的城镇对您而言是大大的屈才了。我手里也有万余人口……不过,我的确有一件很难办的事情。我想来想去,或许您是我目前最需要的人选。”

“什么事?”

“西北要塞!”陈道临目光闪动:“您觉得,以两三千人来把手西北要塞群……是不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呢?为国戍边,抵御外敌,算不算是为这个国家效力呢?算不算是利国利民的好事情呢?”

弗里茨总督沉默了,垂首沉思。

过了好久,他才抬起头来。用炯炯的目光盯着陈道临:“我能先问你一个问题吗?达令陈。”

“您请说。”

“如果……如果我今天依然拒绝了你,你打算怎么做?”

“我……”陈道临想了会儿,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极其古怪的表情来:

“说起来,我这个人的确不算是什么好人。一般来说。做一件事情,如果正途走不通,我就会选择走歪路子了。就在十多天前,来拜访您之前,我买了一些礼物,顺便还买了二十多把刀剑。”

“刀剑?”弗里茨总督皱眉。

“是的,刀剑。”陈道临淡淡道:“我想好了,如果您不同意我的请求的话……那么我只好做一些事情了。

我打算,在您那群白眼狼亲戚之中,挑选几个最最卑劣最最恶贯满盈,坏事做得最多的人来。然后,宰了。”

“宰了?”弗里茨总督有些吃惊,倒是并不吃惊陈道临敢于杀人,而是吃惊于这个做法的莫名其妙。

“宰了,然后……我会把您弄晕过去。相信我,我有很多种办法可以做到。然后,我会把那些尸体,扔在您的宅子里,扔得到处都是。

最后,把我买来的那二十多把刀剑,丢在现场。”

弗里茨总督瞪大了眼睛:“就这样?”

“就这样。”陈道临点头:“足够了。”

弗里茨总督沉默了。

他思索了片刻,也苦笑,点头道:“不错,这样的确足够了。”

这计策看似简单,但其实却十足的恶毒!

试想,事后事发的时候,弗里茨家的十多个旁系的人,被发现全部被砍死在了弗里茨总督的庄园里,地上扔着那么多武器。

而同时,弗里茨总督一家人却都已经不见的踪影……

这样会造成什么局面?

这事情流传出去,会变成什么样子?

……

弗里茨总督一家愤怒的杀掉了背叛自己的族人,然后远遁离开?

——或许吧,有可能。

有一伙匪徒流窜到了这里,杀掉了一些弗里茨家族的人,然后将弗里茨总督父子绑架走了?

——这种说法也行得通。

弗里茨家族内讧,在庄园之中互相残杀,死伤惨重,家族旁系子弟横尸当场,弗里茨总督父子两人生死不明下落不知?

——这也是一种可能。

总而言之,这事情最妙就妙在……他没有直接给出一个什么说法,可这事情流传出去,却可以自动变成无数种说法,无数种猜测和可能。

但是唯一不变的一个结局就是:弗里茨总督父子,以后都再也别想回到家乡了!

因为……你回来了,那么你就是杀人犯!

如果你不回来了……那么你就是消失的受害者。

总之,你永远都不能活着出现在家乡了!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