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虎落平阳】(上)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10-05    作者:跳舞

罗曼?弗里茨最近的日子无疑是非常难过的。

在他还在东海担任纽霍芬行省总督的时候,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原本只是出身于一个地方上的小贵族,家族的爵位不过是男爵而已——当然了,罗兰帝国的局势是东部发达西部贫瘠。

弗里茨家族虽然只是一个男爵,但是家族在东部沿海地区。同样的爵位之下,陈道临现在的班底之一皮埃尔男爵,虽然当初也是男爵的爵位,可无论是家势还是财富人脉根基,都远逊于弗里茨家族了。

罗曼?弗里茨在政变之后失势,罢官免职,甚至一度入狱,最后才被释放出来,然后灰溜溜的离开帝都。

回到家乡之后,日子也并不好过。

原本就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尤其是在过去的十多年里,家族之中靠着这位东海总督的关系,将家业发展扩张了十倍也不止。可如今,这位总督失了势,尤其是,当人们得知,这位总督是得罪了新皇帝希洛——那还会有好日子过?

在这个帝国之中,得罪了谁不好,却偏偏得罪了皇帝,而且还是一个年轻的皇帝。那么可以预想的,在未来的几十年内,这位弗里茨总督都是绝没有翻身之日了。

而且,恐怕这位皇帝心中记恨弗里茨,说不定还会拖累整个家族都跟着倒霉。

因为这样的思维方式,弗里茨总督回到家乡之后,日子也过的很不顺心。

家族之中那些分支的血缘亲属,在这个时候,都迫不及待的要和他划清界限。

其中固然有担心被皇帝的怒火牵连,而更重要的。则是希望趁机分割清楚家产。

弗里茨家族的产业并不都属于弗里茨总督一个人。按照罗兰帝国的传统,一个贵族豪门家族,族长固然是至高的权威,但是家族之中各个分支的亲属。也都会依附在家族这棵大树上繁衍。在东海担任总督的十多年时间。虽然弗里茨总督并没有贪墨什么,但是利用职权为家族谋取了很多生意上的便利。也是人之常情。

家族的产业因此而增长了十多倍,这可都是全族的共同财产。若是在往常,谁也不敢对这位族长大人提出分割家产,划清界限这种要求。

可如今。弗里茨总督明明已经失了势,甚至就连帝都都待不下去,被灰溜溜的赶回了老家——谁都知道,现在的皇帝讨厌他。

一个失了势的老头子,还有谁会怕他?

家族之中那么庞大的财产,自然就成为了人人眼红的肥肉。

就在弗里茨回乡隐居的这段日子里,家族之中原本不少旁系的亲属。都已经来找过他,甚至不少家族的老人也都给他施加压力,一再的提出了分割财产。

弗里茨总督原本已经心灰意冷,哪里还会在乎这些身外之物?

他倒也懒得和这些小人计较。而他自己冷眼旁观,也看清了这世态炎凉。对家族里的那些人,当年对自己卑躬屈膝,如今对自己呼来喝去甚至威逼利诱,这样的嘴脸,让弗里茨总督心中早已经冷透了。

他也懒得和这些人继续纠缠,所以,在这过去的一个月不到时间里,他已经陆续的将不少家产都分割了出去。

原本弗里茨家族十多年积攒下来的财富,那些家乡的土地,附近城镇的商铺,还有一些商会的产业,甚至还有一支来往于东海和大陆之间的运输商船船队,也都被这些家族之中的人索要。

弗里茨心灰意冷,心里也憋了一口怨气,干脆就懒得和这些人争吵!

要钱是吧?拿去!!!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上万亩的土地,还有那些商铺店铺,那些产业生意,甚至还有几万金币的现金,也都归了旁人。

眼看这些往日里的家族亲人,如今如同疯狗一般的争抢这些财产,弗里茨冷眼旁观,心中冷笑不已。

而到了最后,这些人却一再的逼迫,甚至起了欺压之心。

除了要分走原本就属于族产的那些财富之外,还打起了弗里茨自己的私产的主意。

这几日,甚至一些人鼓噪,要求召开家族元老会议,要求剥夺弗里茨总督的族长之位。

族长这个位置,弗里茨总督自然丝毫不在乎的了。

号称“天下第一总督”的纽霍芬行省总督的位置都说没就没了,一个小小的地方贵族家族族长的位置,他哪里还会在意?

可偏偏这些人得寸进尺,不但要求剥夺他族长的位置,更是要求他要让出家族之中的祖宅!

这些人的理由是,家族的祖宅,应该是族长一家才能居住的,既然你不当族长了,那么这宅子自然是要让出来给旁人的,没理由让你继续霸占着。

弗里茨这才愤怒了起来。

家族之中这祖宅原本在自己当总督之前,只是一个不大的府邸,不过只有几亩地的面积,一套不大的宅院。可自己当了总督之后,十多年来,是自己花费了钱财,将这宅子扩充了十倍的面积,还建造了一座小型的庄园。

可以说,这套产业,是弗里茨总督心中决定要留给自己后裔的传家产业,怎么会随随便便让这些人抢夺了去?

好在他虽然被罢了官,但身边还有一些多年跟随自己的亲信护卫,哪怕是自己失了势,回到家乡的时候,身为的亲卫扈从也有三五十个。

只可惜,他多年不曾回归家乡,当地的本土势力却不曾经营,被这些家乡里的亲属都一一的霸占了如,如今面对众人的指责,他只能每天下令紧闭大门,不见这些人。任凭这些无赖亲属们组织了人在外面叫骂。

若不是弗里茨心中毕竟还顾念一丝情分,手下那些护卫早大打出手了。

可弗里茨总督的克制,却偏偏被别人当做了软弱,这些人的逼迫一日甚过一日,甚至干脆还有人雇了一些地痞无赖,就在附近成天叫嚣辱骂。

当地的地方官员都知道了弗里茨总督已经失了势,哪里还有人会出面帮他?帮他,岂不是就等于得罪皇帝陛下?

……

傍晚的时候,陈道临等人的马车缓缓行驶来到了弗里茨家族所在的这个帝国东南部的小乡镇。

坐在马车上,陈道临看着道路的两旁:这是典型的罗兰帝国南方的小乡镇的风景。

南方水源弥补,河流众多,良田遍地。

那大片大片的农田沃土,就在一条条密集的水网之中,期间还有一些水车之类的点缀。更有在河道旁建造的一个个小的工坊作坊,架设着水车,借助水力的巨大磨盘,铁铺等等。

道路也颇为平整。

只是车辆才进了乡村,就看见前面的道路上,围了一些人,还有一些两旁的人家,有人站在自家的门口,伸长的脖子仿佛在看热闹。

远远的,随着风传来的,就是那一阵阵的叫嚣和叫骂的声音。

陈道临听了两句,就是什么“占着茅坑不拉屎”之类的话,还有一些诸如“黑心肠的老东西”和“没了毛的老秃狗”之类的言辞。

听着听着,陈道临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看了看车上的另外几个年轻人,也都是神色古怪。尤其是卢修斯,一张脸已经涨红了,用力握住了拳头,要不是陈道临按住了他的肩膀,这个年轻人早就跳下车冲出去了。

靠近一座大宅前,马车就被人群挡在了路口,虽然车夫连连叫嚷,但是那些围在前面的人,明显都不是善良之类,一个个满脸横肉和挑衅的表情,道路上站了七八个,两旁更是还有十几个蹲在墙角,更有人身边放着一些砖块石头木棍之类的东西。

车夫叫喊了两声,就有一个光着脑袋的家伙瞪了回来:“叫什么叫!前面死人了,你们绕路吧!!”

车夫毕竟是雇佣来的外地人,不敢造次,只好停下了马车来,回头为难的看了看车上的这几位雇主。

陈道临看了一眼卢修斯,然后又瞧了瞧胡克,低声道:“开路吧。”

胡克狞笑一声,跳下了马车去。

这位海上的枭雄哪里会客气,拔出了刀子来就走过去,犹如虎入羊群,也不和这些家伙废话,上去就直接劈头盖脸的打了进去。

也好在胡克没想杀人,刀子不曾出鞘,只是一通乱砸,顿时把这些地痞流氓之类的家伙打得屁滚尿流满地找牙。

片刻之间,这些人一哄而散,原本蹲在墙角的那些人想上来帮忙,却被胡克一脚一个踹飞了七八个人之后,也都叫嚷着掉头跑掉了。

胡克是一个做事情稳妥的人,虽然打跑了大多数人,但是脚下却踩住了一个家伙,正是刚才那个出言不逊的光头。

船长狞笑一声,将这个家伙直接提了起来,就提在手里如同提着一只小鸡一样。

马车来到了这座宅子的大门口,这宅子才缓缓打开了大门,里面有两个佩了刀剑的护卫武士模样的人走了出来,警惕的看着马车,等看见了马车上跳下来的卢修斯之后,这两人才神色一松,脸上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少爷回来了!!是卢修斯少爷!!”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