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弟子】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9-20    作者:跳舞

陈道临一早起床,走出房门来到客厅,就看见厨房里浓烟滚滚,然后麦昆屁滚尿流的冲了出来,一边咳嗽一边跑,差点一头撞进陈道临的怀里。

抬头看见了陈道临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麦昆脸一红,赶紧行礼:“教授……”

“怎么了?”陈道临微笑看着那厨房里的浓烟。

“我……我睡着了。”麦昆低头。

睡着?

这倒是稀奇了,魔法师大多都是精神力超强的人,甚至很多魔法师已经根本不睡觉了,以冥想来替代。

这个家伙在厨房里做事情居然能做睡着了?

“你很疲倦?”陈道临奇怪道。

麦昆犹豫了一下,他看着陈道临,似乎眼神有些躲闪。

陈道临略一沉吟,就道:“既然跟在我身边,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教授……我,最近这两天,是不是太有些不务正业了?”麦昆小心翼翼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为什么?”陈道临笑眯眯的样子。

“已经快年底了。”麦昆哭丧着脸:“学院里的其他同学都在加紧期末的课业。我还有三百道配方没有背下来,还有……嗯,我昨天去学院后勤库房领东西,别的学员都笑话我,说我是不务正业。教授,我修炼的是亡灵魔法,可自从我来了您这里,就成天在厨房里做事。

自从跟了您,最近的课我都没有去上,卡门院长交待我只跟着您就好了。可是……可是落下那么多课业,而且……”

看着已经说不下去的麦昆,陈道临微微一笑:“而且。跟着我也没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对么?我成天只让你烧饭做菜,要么就是去抓鱼烤肉,你觉得自己被荒废掉了?”

“学生。学生不敢……”麦昆躲躲闪闪的挪开眼神。

陈道临故意挤了挤眼睛:“要不。我今晚带着你去城外盗墓?弄几句骸骨来做骷髅武士?”

“好啊好啊!”麦昆顿时大喜,连连点头。可还没欢喜完。陈道临就已经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脑门上!

“好你个头啊!”

他看着双手捂着脑门的麦昆,轻轻叹了口气:“你跟着我这几天下来,难道就没发现自己有什么变化不成?”

“变化?”麦昆想了想,眼神有些茫然。试探道:“肉烤的更香了?还是……切肉丝的刀功更好了?”

“笨!”陈道临抬手又要拍他脑门,麦昆却干净双手捂住脑袋往后退。

陈道临叹了口气,看着他:“你自己就没发现么?你身上……人味儿多了不少!”

“人味儿?”麦昆瞪大了眼睛。

“哼。”

陈道临看着他,缓缓道:“卡门院长刚把你领来的时候,你是什么样子你知道么?小小年纪,脸色上毫无半分血色,又青又灰又白!若是往棺材里一躺。扮演个尸体都不用化妆!给你装上两颗假的獠牙,就是活生生一个吸血鬼的样子!我觉得你精神力虽然不错,但是生命力却比你这个年纪的人要虚弱的多!若是再这么下去,最多再过三五年。你也就别再研究尸体和亡灵了,你自己就已经躺在棺材里被别的魔法师研究了!”

麦昆吓了一跳!

“亡灵的力量,毕竟是一种暗能量。嗯,我这个词你或许还不懂,你只要知道,所有的亡灵力量,都是和活人相克的。相克你明白吧?一个是水,一个是火!活人若是和亡灵接触太长太久,就会被这种力量影响,会慢慢的腐蚀你自己的生命力,一点点的衰弱下去。你见过那些亡灵魔法师,有几个是长命的?”

麦昆不说话了。

陈道临看了他一眼:“卡门院长说,你是学院里所有学员之中最有天分的人之一。我问你,学院里的停尸房,有规定,学员每天在里面做实验最多不得超过一个时辰!我问你,你之前每天都在里面待多久?”

魔法学院里自然是有停尸房的……里面是魔法学院通过各种渠道各种办法,弄来的一些尸体,有人的,有动物的,也有各种魔兽的,甚至还有异族的!

弄这些尸体来,用魔法的手段储藏在学院的一个隐秘的地方,就是用来给魔法师做研究的。

亡灵魔法师,和炼金术师,在研究魔法的时候,都会需要和各种尸体接触。尤其是亡灵魔法,在寻找亡灵力量的时候,少不得就要和各种尸体打交道。

但是尸体之中,蕴含的亡灵力量,也就是所谓的死亡气息是最重的!

若是一般的停尸房的看守人员也就罢了,可亡灵魔法师干的事,却是把尸体上残留的亡灵死亡气息,萃取出来,然后直接接触和研究……这样对身体的伤害就是更要大得多!

学院有规定,为了保证学员的健康,每天在停尸房里研究不得超过一个时辰。

但是麦昆这种天才,尤其是沉迷于研究,一心就追求精进的年轻人……

“三……五……”麦昆犹豫着,看着陈道临那威严的目光,终于咬了咬牙:“七八个时辰……”

“哼!也就是说,你每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其他时间都在里面待着?”陈道临冷笑。

“呃……我其实也不怎么睡觉的,冥想就可以了。”麦昆小声道。

陈道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长长叹了口气:“年轻人,有上进心当然是好的。可你年纪轻轻,你的生命力却已经那般衰竭,每天七八个时辰都和尸体打交道,不停的萃取亡灵力量……你这就是在自己求死了。”

顿了顿,陈道临笑道:“你自己就没感觉么?你这几天待在我这里,脸色都比从前红润很多了。”

“脸红……那是在厨房里被火烤的。”麦昆哭笑不得。

“那么你睡觉呢?或者是冥想的时候,是不是觉得恢复起来精神要比从前好很多,而且,之前那些心思不宁的症状也减轻了许多吧?”

“……咦?这么说来。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陈道临忽然坏笑了一下:“那个,麦昆……我猜你还是处男吧?”

这家伙顿时脸一红,低头,口中喃喃道:“这个……教授……”

“你这个年纪。若是还没有交过女朋友的话。也实在是可怜了。”

“我……”麦昆面色沮丧:“学院里……那些女学员都不愿意和我接近……男学员都不怎么搭理我。”

“你知道为什么吗?”陈道临指着他的鼻子:“就是因为你身上总是一股子死气沉沉的味道,我刚见你的时候。隔着好几步就能闻到你身上的那一股子死尸的气息!”

他拍了拍麦昆的肩膀:“追求魔法之路当然重要,但是自己的小命更重要,你若是早早就死了,哪里来的时间追求你的魔法理想呢?长时间和尸体待在一起。不仅是生命力受到腐蚀,你的精神力也会受到腐蚀,你看看你,年纪轻轻的,一点朝气都没有,性子沉默寡言,心理会越来越阴暗……就算你三五年不死。也会疯掉的。”

麦昆抬起头来,满脸感激:“这么说,教授您是……”

“我当然会教你些东西。”陈道临道:“卡门院长既然把你送到我身边来,我总不会真的让你转行当厨师吧。只是在这之前。我要想办法让你好好的休息一下,温养一下你的元气。”

顿了顿,陈道临笑道:“交给你一个任务,下去你出学院一趟,去一个地方。”

麦昆顿时大喜:“教授您让我去做什么?!”

“进城里去,去市场,买菜!”

麦昆嘴角一抽搐:“买,买菜?!”

“对,去市场买菜,而且我要求你必须在市场上待上最少……嗯,最少一个时辰才行!”

“一个时辰?!”麦昆几乎要哭了:“也用不了那么长时间吧?”

“蠢。”陈道临微笑看着他:“你觉得,这个世界上,相比墓地和停尸房的‘死气’,什么地方是‘生气’最旺盛的?”

总算麦昆没笨到家:“……菜市场?”

“对了!”陈道临笑道:“菜市场人对多,而且生机勃勃的感觉最旺盛。你想想啊,这世界上很多人会自杀,有在树林里吊死的,有在楼顶上跳下去的,有躲在房间里割手腕子的……你见过有人在菜市场上自杀的么?”

“……咦?这个,好像……真的没有啊。”

“这就对了吧,菜市场这种地方,是生机勃勃,最热闹的地方,哪怕是一个人心存死志,到了这种环境之下,也会不免被周围所影响,身上的死气也会淡了许多。”说到这里,陈道临瞧着麦昆:“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让你去菜市场了吧?”

“明,明白了!”麦昆立刻点头:“要不……我现在就去?”

“现在?”陈道临忽然一指麦昆后面那浓烟滚滚的厨房,瞪眼道:“现在你还不赶紧去厨房里把火灭了!!你想让我的房子都被烧掉吗!”

麦昆抱头鼠窜,冲进厨房里灭火去了。

陈道临看着这个家伙的背影,得意的微笑,然后叹了口气,道:“好了,出来吧,躲躲藏藏的在一边偷听,现在的学员越来越没规矩了。”

身后,从墙角后冒出一个脑袋,脸上有些雀斑,正是那个炼金术师莎莎。

莎莎耸了耸鼻子,抱怨道:“教授,别这么老气横秋的好不好?你进学院也才一年而已,我都在这里待了三年了,要说资格,我可比您的资格老呢。”

这女孩子很是有点灵气,这几天跟在陈道临身边,已经把握住了这位年轻的教授其实待人很随和,没有架子,也能和人开玩笑,所以说话也就不像之前那么拘谨了。

莎莎走到陈道临面前,皱眉道:“教授,你刚才这些话我可都听见了。我可不是麦昆那个傻瓜,你那些话也只好骗骗他这个没脑子的木头。”

“哦?”陈道临脸上笑容有些僵硬。

“你让他干厨子不教他魔法,是为了让你修养几天,免得身上死气太重……可如果按照这个道理的话。你可也没教我任何东西啊!我这几天跟着您身边,都在给您洗衣服打扫房间,铺床叠被……您又给我什么理由呢?”

陈道临干笑两声。

莎莎故意哀怨的叹了口气,年轻女孩儿一双眼珠子幽幽的凝视着陈道临:“若是教授觉得我资质太差。人太蠢笨。不堪造就,无心指点的话。也只能是我命苦,我这就收拾东西,回学院之中上课好了……教授,您不用不忍心说出来。我这个人还是很知道进退的……”

陈道临忽然就瞪眼了,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脑门上。

莎莎“哎哟”一声,抱着脑门低下头去。

“小小年纪好的不学,却学会了耍这种小心机,用话来挤老师么?”陈道临哼了一声:“我不教你当然有原因了。麦昆的问题是他身上已经生机衰竭,若是再强行修炼亡灵魔法,就把他自己个练死了!至于你嘛……”

莎莎撇着嘴:“我怎么了?教授?人家每天都给你洗袜子呢!”

陈道临抓了抓头皮。想了一下:“你知道,我第一眼看见你的时候,是什么感觉么?”

莎莎眼睛一亮:“什么感觉?教授?你一定是觉得我天赋异禀,可堪造就。对不对?”

“胡说八道。”陈道临板着脸:“我就觉得你这个小丫头,眼珠子乱转,心思太活络,过于浮躁!我问你,你也是三年级的学员了,我听说你学业很好,无论是配方还是药剂,你都是背诵得最多最好的。但是……你的精神力修为呢?”

莎莎面色一紧。

陈道临冷笑:“你的精神力修为,我看过了,不过才勉强达到了二级魔法师的水准。你要知道,学院里毕业的优秀学员,达到中阶法师水准的比比皆是!你呢?背负着一个天才的名头,魔力修为才二级……你再过一年就要毕业了吧。毕业的时候,你能达到中阶么?中阶的话,最低可是四级!你现在的进度,能达到么?”

莎莎口中低声道:“那个……我年纪还小嘛,教授……我比其他学员都要小了两岁呢……”

“可是你入门也早!”陈道临正色道:“我听说你进学院不到半年,就已经通过了魔法师资格的考核,达到了一级魔法师的水准……可是接下来三年时间,你才……从一级勉强挪到了二级?这简直就是笑话了!

如果说你魔力天赋太差吧,也不对。你能进入魔法学院,天赋都是考核过的。而且你半年时间就入门通过魔法师资格了,说明你魔力感应力的修炼天赋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但是偏偏你三年时间,却进步微小,这说明什么?”

“我……我也不知道。”莎莎哭丧着脸。

“说明你心思浮躁。”陈道临叹了口气:“其实我一直觉得,学院对你的培养,有些过于急躁了。我查看过你的档案了。你似乎各门功课都很平均,也就是说,你的天赋很好,任何属系的东西,你都可以修炼……以你这种底子,的确是走炼金术师路子的最好的材料。可是偏偏你入门的年纪太小了,而且学院对你的教育,也有些拔苗助长。你无论是做实验,还是理论学识,魔法药剂的造诣,连那些毕业的学员都比不上你,可偏偏身为一个魔法师最最重要的基本功底:魔力。你却差了太多。

我其实问过学院里的老师,他们的说法是,反正你还年轻,将来总有时间慢慢的修炼魔力。

但是我的想法,却和旁人不同!”

“哦?”

陈道临叹了口气:“我知道一个理论,但是在这里,知道的人就很少。我告诉你,一个人,从出生到老死,精神力最最旺盛,最最强健的,却往往就是十几岁的时候,这个时候学进去的东西,接收能力最强,也会记一辈子!可一旦过了二十岁之后,精神力就开始稳定下来,不会增长了。

可你现在呢?你年纪轻轻的,精神力基础却没有打牢固。

你若是再这么下去的话,等你过了二十岁。你的精神力就错过了最佳的增长的时机。

到时候……说不定你一辈子下去,最多也就练到一个中阶法师,也就顶天了。

对于一般魔法师来说,能练到中阶。已经算是很不错的结果了。

可是你不同!你是卡门院长看重的人。是学院之中的天才种子,你这样的人。若是将来止步中阶的话,那简直就是辜负了学院和院长对你的期望。

所以我觉得,你现在的阶段,重要的不是去背诵那些魔药学的药典。也不是去研究新的魔法药剂配方,不是去沉迷于做魔法实验……那些事情等你二十岁之后再慢慢做也来得及!

你现在,最好是趁着年纪小,精神力增长最迅猛的阶段,努力修炼精神力!”

“那,那我……”

“每天至少花五个时辰冥想!”陈道临冷冷道。

“五个时辰?”莎莎脸一白:“冥想……太无聊了啊。”

“这就是你的浮躁之处。不过你年纪小,浮躁点也正常。所以才需要有人在一旁盯着你才行。”陈道临叹了口气:“我这几天什么都不教你。就是为了好好的磨一磨你这个浮躁跳脱的性子。哎……学院之中没有炼金术师,卡门院长自己就不是炼金术师,所以她不懂得怎么培养你……其实说起来,倒是雨果院长是炼金术师。但是偏偏他是德文学院的,而你是霍格沃兹学院的,所以……若不是你遇到我的话,你这块材料就真的废掉了。”

看着陈道临一脸大义凛然,道貌岸然的样子,莎莎忽然眼珠子一转,腻声道:“教授……我怎么觉得您说这些话,听着似乎在理,却总有些言不由衷呢?”

陈道临心中一跳,镇定的看了一眼莎莎:“还这么多废话!赶紧去洗衣服……嗯,洗完之后,就冥想去!五个时辰,这是我交给你的功课,不完成不许出房间!”

顿了顿,他看了一眼莎莎:“你想不想一直跟着我学习?”

“当然想!”莎莎眼睛一亮:“您可是学院里唯一的一位圣阶高手呢!”

“既然想的话,就听我吩咐的去做!不过想真的当我的弟子可没这么简单的。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你冥想的进度必须达到三级!若是达不到的话……我门下可不收废物的。”

“一个月……你说的!只要我达到了三级法师的魔力水准,你你你,你就收我为弟子!!”莎莎一脸激动。

“我说的!”陈道临昂首道:“你若是做到了,我亲自向卡门院长要人!”

“好!”

莎莎立刻蹦蹦跳跳的往房间跑去:“我去冥想!”

“你……先去洗衣服!!”陈道临气道。

看着小姑娘消失在房门,陈道临才长出了口气。

其实他倒也没有说假话……这两个学员,天赋都是很不错,但是各自的弊病也都是真的。麦昆的身体和精神已经因为修炼亡灵力量太过,而不堪重负,已经有了危险的信号。而莎莎也的确是性子太过跳脱,她的确是聪明绝顶的天才,可惜因为太过聪明,就如同小说之中的黄蓉一般,学什么都能学进去,但是却偏偏少了几分稳定和毅力,沉不下心思来,所以荒废了魔法师最最重要的基本功:魔力修为。

陈道临给两人各自的安排也是真心的,这不假。

当然,其中私心也是有的——麦昆做饭的确很好吃。而莎莎么……虽然她洗衣服已经洗坏了陈道临好几身新衣服,但是……毕竟现在小女仆夏夏不在身边不是?凑合用吧……

陈道临看着外面阳光很好,信步走出了房门来到院子里。

忽然就听见远处有脚步声传来。

抬起头来,就看见一个消瘦的身影踉踉跄跄的朝着自己这里狂奔而来!

冲进了院子里,这人看见了陈道临,那张苍白的脸庞上就满是激动,眼神里的委屈就再也掩饰不住了。

扑通一下跪在了陈道临的面前,大声叫道:“老师!!求,求,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救救我父亲吧!”

陈道临眯起了眼睛,先没说话,双手把他搀扶了起来,还伸手给他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土:“卢修斯?你放出来了?”

卢修斯眼睛里流出了泪水来,用力点头,哭道:“老师,求求你,我,我父亲,我父亲……”

“弗里茨总督?他怎么了?”陈道临皱眉:“希洛答应我过,免除你们全家的罪责的……难道他食言了?”

“不,不……”卢修斯艰难的说道:“我,父亲,父亲是被释放了,但是,但是,但是他……他已经病,病得快死了。”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