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六章 【故人美酒】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9-17    作者:跳舞

“这就是他的三个条件了?”

希洛皱眉瞧着站在面前的罗斯。

罗斯一副很懒散的样子,站在那儿,半个身子还依在旁边的柱子旁。

希洛叹了口气:“来人啊,给比利亚伯爵搬一把椅子过来。”

罗斯的神色没有什么变化,任凭宫廷侍者小心翼翼的搬来了一把椅子,上面还铺了软软的棉垫,他坐了下去之后,直接将一条腿就翘在了椅子下的横架子上。

这位比利亚伯爵才缓缓道:“准确的说,您开出的条件他都接受,这三条是在那基础之上额外加上的。”

希洛居然笑了一下。

这位年轻的皇帝,面色虽然有些苍白,但是眼神里却流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意:“他的那个无双武圣教,我听说过,古乐也给我呈上过他全盘的教义,如今他在西北弄的那些动静,倒也没什么。我可以给他一个合法宗教的名义——反正若是这个无双武圣教若是闹大了,第一个找他麻烦的只怕是光明神殿才对。

当然了,以他的本事,我倒是很愿意相信他绝对有本事把那个无双武圣教弄得风生水起。海因克斯被他骗了,这家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而已。不但搭进去了一个武勇的蒙托亚,还搭进去了一大批教会的精英。

我听说教会弄的那个出海的舰队,到现在都没有回来,我问过海军的人,以他们的经验,大半年时间,那些家伙还没回来。那就肯定是死在海上了。

塔西佗是海因克斯最信任的左右手之一,是神圣骑士团的首领。蒙托亚是忠诚的战士,武勇的骑士长。

我想,无双武圣教的事情。可以交给教宗去头疼好了。

所以。这一条我可以答应他。”

说到这里,希洛的神色似乎有些复杂。沉吟了片刻,就淡淡道:“至于老皮特……我可以放过他。既然达令陈想报我哥哥的知遇之恩,那么皮特这条老狗的命,我可以送给他。我明天就可以派人把皮特送去魔法学院——不过这个家伙最好这辈子就乖乖的待在西北。若是他离开了达令陈的领地一步,我可不会再恪守我的承诺。”

深深的看了一眼罗斯,希洛脸上露出玩味的笑容来:

“看不出来,达令陈倒是真的很把你当朋友,他居然要求我不要再强求你出来做官为我效力。我没想到,三个宝贵的条件,他会把其中之一用在了你的身上。”

罗斯神色很平淡:“达令陈的确是个好朋友。他知道我这个人很喜欢骑马。而您又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我。弄得我没办法,隔三差五就只好摔断一条腿。我虽然身体还算健壮,但是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他说人的骨头再生能力是有限的。我若是再这么摔两次,只怕这辈子就真的瘸了。”

希洛看了罗斯一眼,他沉默了一会儿。

“好吧,既然你们比利亚家族一向都是喜欢玩这种置身事外的游戏,我也随了你的心意吧。罗斯,从今天开始,你可以继续骑马,玩女人,交朋友,做你的纨绔子弟。我听说帝都最著名的销金窟,自从你不去之后,生意都下滑了两成。”

“那个地方自然是极好的,有最好的女人,最好的美酒,还有全国各地搜刮来的珍奇。可若是一个大男人连走路都一瘸一拐的话,恐怕就没有多少心思再去找女人了。陛下若是开恩的话,我想我今后就可以不用再撑着拐杖了。”

希洛盯着罗斯:“他就这三个条件了?我若是答应了的话,他就保证不会踏足帝都一步?”

罗斯想了想,他的眼神有些古怪:“这个家伙的原话是:保证达令陈不会踏足帝都一步。”

希洛想了一下,点头表示满意:“这就足够了。”

……

此时此刻,陈道临正站在帝都的街头。

无耻如陈道临,自然不会认为他这么做是违背了和希洛的约定。

反正希洛还没有答应那三个条件,就算他答应了,也要等明天罗斯来见了自己之后,才算是谈判结束。

再次之前嘛……

况且,自己说的只是“达令陈不大足帝都一步”。

这句话若是换一个角度来理解的话:自己踏足帝都的时候,就不是达令陈了。

可以是张三李四,也可以是汤姆杰瑞。总之就不是达令陈。

只要自己不公开自己的身份,以“魔法学院教授,圣阶高手,曾经的帝国通缉犯达令陈”这个名头走进帝都,让所有人都知道,公然打皇帝的脸。

那么……自己偷偷摸摸的跑进帝都来溜达两圈,想来希洛就算是知道了,也只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

……

帝都街头的喜庆气氛还没有散去,凯旋大街道路两旁的彩色飘带也没有摘下。

地面上,这两天被游行的队伍撒下的花瓣早已经被践踏成了泥土。

听说这几天庞贝商会又赚了大钱。这些天帝都的鲜花价格已经翻了十倍,而安古洛那个胖子居然在希洛结婚大殿之前,用商会的船队运了足足六船鲜花来到帝都贩卖。

陈道临走到阿喀琉斯大街的时候,远远的看了一眼庞贝商会的那座庞大的店铺,似乎灯火辉煌,而且看上去生意还不错。

而郁金香家工坊,则仿佛萧条了许多,往日的热闹气派的模样,如今却变成了门庭冷清,店铺门前那偌大的广场上,一辆马车都没有。

属于李斯特家的那些旅馆,都换成了别家的招牌,陈道临笑着走过一家旅店,看见里面宾客很多,尤其是酒水已经供不应求。

最普通的麦酒,价格也翻了一倍多。

希洛的大婚。的确给这座帝都增添了许多繁华的味道。

转过街角,陈道临离开了繁花似锦的阿喀琉斯大街,转进一条小路上。

走了大约近一个时辰,天色已经彻底的黑了下来。

陈道临路上还拉住了行人询问了几次。才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目的地。

这已经是城南的平民区了。

一条比较僻静的小路。并不宽阔,只能勉强容纳一架马车行驶进去——若是有迎面而来的车辆。那就过不去了。

小路的尽头,是一座看上去颇有盎然古意的庭院小门。

院墙不算高,大约到人的肩膀位置,站在院墙外。也可以隐约的看见院子里的场景。

一棵树冠茂盛的大树,就在那院子当中,仿佛一把大伞一般。

陈道临身子一晃,就越过了土墙站在了院子里的那棵大树下。

院子里的地面用青色的石板垫过了,只有大树下还露出一些土地。

树下的一张摇椅满是灰土,陈道临走过去,袖子一拂。将那上面的灰土扫去,然后试着坐了下来。

只是才以坐下,那椅子就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陈道临敢肯定,若是自己敢挪动屁股的话。这椅子唯一的下场就是当场散架。

陈道临想了想,站起来,走到树下,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把铲子,就在树下奋力铲起土来。

片刻之后,一个密封好的酒坛子就被从土里挖了出来。

陈道临看了看手里这个坛子,摇头笑了笑——从充满了现实之中天朝风味的造型,就可以判断出,这种酒坛子绝对是郁金香家出品的东西。

晃了晃,里面的酒只剩下了三分之二的样子。

陈道临一巴掌将上面密封口子拍开,就嗅到了一股浓郁醉人的香气。

酒无疑是好酒,只是这个时代的密封条件差了一些,这藏在地下的酒,经过了陈年的岁月,也只剩下了三分之二。

这种陈年的老酒,必须要勾兑新酒才能入口。可陈道临却不管这些……身为一个圣阶强者,外加拥有变态的体质,陈道临可以确定,就算是自己喝下工业酒精也不会对自己的身体有什么伤害。

仰头先灌了一口,感受着那浓烈的香气在口中化作一团烈火,然后蔓延到胸腹之中。陈道临舒服的打了个哆嗦,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这棵大树,陈道临放下酒坛。

记忆之中,当初诀别的时候,那个变态的老家伙,就坐在那儿,看着那片小世界中虚无的天空……鬼知道他能看到什么东西,那地方的天空就是一片虚无,毛都没有一根。

“我在帝都有一个故去的老友。他临死的时候给我传来讯息,说他要死了。他在家里的院子树下埋了一坛子好酒,等他死去满是十年的时候,那酒的味道恰好就到了巅峰,那个时候起出来喝,最是美好。那人和我斗了一辈子,他去帝都的时候我没有去看过他,他死的时候我也没去看过他,说起来大家大半辈子都没见了。

不过他一向是一个挑嘴的人,他埋下的酒,相比味道一定是很好的……你帮我尝尝。”

——这是鲁高对自己说的最后几句话。

陈道临提着酒坛子,缓缓的重新坐回了那张吱吱嘎嘎的摇椅上,又喝了一口,擦了擦嘴角。

“鲁高……嗯,应该称呼你断先生。你最后的要求,我为你做到了。”

……

酒原本就是最上等的美酒,又在地下埋了十年陈。

这样的佳酿,自然是可遇不可求的。

陈道临就坐在那摇摇欲散的摇椅上,慢吞吞的,一口一口将这坛子美酒,灌下去了一小半。

终于,院子墙外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院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一个老人缓缓的走近了院子里来。

他的脚步很轻很轻,漫步来到了陈道临的面前,站在他面前看了他一眼,然后缓缓伸出手来。

陈道临看着他,仿佛笑了笑,随手将酒坛子递了过去。

这老人接过酒坛子,先嗅了嗅,仿佛才满意的点了点头:“是好东西。”

仰起脖子灌了一口。

“我以为你不喝酒的。”陈道临看着他,眼神淡淡的。

“我一般不怎么喝。”老人将酒坛子还给了陈道临,然后缓缓的坐在了陈道临的对面,就坐在了一个石台上:“偶尔破戒这种事情,我从二十岁开始就偷偷的干了。既然是偶尔才能偷偷破一次戒,当然要喝最好的酒才能对得起这样的破戒行为。你的这个酒不错,是我近二十年来喝得最好的。”

陈道临摇头:“你喝酒的样子很熟练,可不像是偶尔偷偷破戒的人。”

“你在观察我?”

“别误会,你刚才抬起脑袋仰头喝酒的时候,我在看你的脖子……我只是想观察一下,如果我要杀你的话,从哪个位置下刀最好。”

“哈哈哈!”

老人冷冷一笑,眼神之中凝聚出了几分凌厉:“堂堂的圣阶高手杀人,还需要这么小心仔细么?”

“不小心不行。”陈道临淡淡道:“圣阶又怎么样?没脑子的人总是死得比较快。我很幸运,亲眼看着一个圣阶高手,因为没脑子,就死在我眼前。我告诉我自己,我一辈子都会把他的事情引以为鉴。”

“大剑师卡奥阁下一定不会欣赏你的这个笑话。”老人摇头。

然后,老人盯着陈道临的眼睛,沉默了好久,才终于再次开口:

“达令陈……我现在越来越怀疑,你骗了我。”

“你不是第一个怀疑我是骗子的人,尊敬的教宗陛下。”

海因克斯的眼睛眯了起来。

“我派出了三百多名教会之中的精锐,这些人都是我重振光明神殿计划之中的中坚力量。塔西佗更是我意属的神圣骑士团的最佳领袖人选。可为了你的那番话,他们被我派出了海去,如今都还没回来,我很担心……我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海因克斯神色平静,但是目光里却闪动着澎湃的狂潮:“你说的海外的国度,真的不是一个谎言么?”

陈道临笑了。

笑了一会儿,陈道临换换收起了笑容,用很认真的语气,一字一字道:

“教宗陛下,我可以对你保证,海外,的确存在着一个罗兰人从来不曾去过的地方……一片你们从来未曾踏足的土地!”

陈道临说得理直气壮。

`

`

【解释一下,昨天断更,是因为妻子娘家有长辈抱恙,我昨天陪着妻子驱车几百公里去探望。今天下午又驱车几百公里回来。

这一章是晚上刚写出来的。

很抱歉昨天断更了,当时人在外面,请假的通告也是打电话拜托我的主编登陆我的账号发的。

看到很多人在骂,我表示无语。

对大家说一声抱歉吧。】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