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什么意思?】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3-11-28    作者:跳舞

【这章,一万三千字!!爆发了哦!这下有底气向大家求一求推荐票了吧!】

最后这一句话斩钉截铁,将蓝蓝震住了。

她吃惊的望着陈道临,仿佛是第一次认清他的样子。

迎着蓝蓝的眼神,陈道临心中有些痛楚,深深吸了口气,努力扬起一个微笑,然后尽量将自己的声音做到最冷静的程度:“现在,我可以走了么?”

蓝蓝张了张嘴唇,终究还是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陈道临深深看了她一眼,拉着巴罗莎的手,转过身,就朝南而去。

原本在周围还有郁金香家的武士,看见两人离开,似乎犹豫了一下,并没有上来阻拦。

陈道临脚下步伐越来越快,走了大约十多步之后,却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等一等!”

蓝蓝身子一紧,感觉到了自己的后背贴上了一个温暖的身躯,弥赛亚的手掌搭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蓝蓝侧过头去,弥赛亚对着自己笑了一笑,下午的阳光正洒在她的脸庞上,脸庞的弧线柔,眸子里却深沉如海。

弥赛亚一声轻呼。

陈道临自然是听见了,他虽然不想理会,但是奈何这里可是人家的地方。听见了弥赛亚的声音,早有郁金香家的武士就走了上来,拦住了去路。

陈道临面色极为难看,转过身去,看着弥赛亚,深深吸了口气,尽量压抑着心中的怒火:“请问阁下,还有什么指教么?”

弥赛亚的脸色依然苍白,似乎精神也并没有完全恢复,她看了看陈道临,又看了看身边的蓝蓝,抿嘴一笑,低声道:“达令阁下,我方才醒来,才知道了昨晚的事情,这些都是我御下不严,得罪了阁下,我在这里向你赔罪了。”

说着,她倒是正色对着陈道临抬手行了一个礼,认真的欠了欠身子。

陈道临有些意外,他倒是没想到这位郁金香家的大人物居然真的对自己这么一个小角色折腰。

弥赛亚神色从容:“我听闻阁下昨晚在我这些手下这里受了不公正的待遇,这事情,事情我方才也大略听说了,我必定给阁下一个交代便是了。”

“格颜。”弥赛亚面色平静,轻轻一声呼喊,格颜立刻就从后面走到了弥赛亚的身侧,低头道:“少主。”

“是你的人做的,把人叫来吧。”弥赛亚的面色不喜不怒,语气似乎很平淡。

不过格颜却是神色一变,忍不住道:“少主,我昨晚已经教训过了……”

弥赛亚略一皱眉,并不说话,只是眯着眼睛看了格颜一眼,格颜顿时面露畏惧之色,赶紧闭上了嘴巴,弯腰退后两步。

他无奈深吸了口气,转身走开。

不到片刻,格颜便领着那个夏洛回来了。

夏洛直接到了弥赛亚的面前,单膝跪在了那儿。这家伙之前傲气冲天,此刻却战战兢兢,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你叫夏洛,是吧?”弥赛亚略一沉吟:“西北人?”

夏洛深呼吸了一下,抬起头来,面色有些紧张:“是的。”

弥赛亚的语气似乎很平和,仿佛浑然不带一丝怒气:“昨晚的事情,可是你擅自作为,开罪了这位客人?”

“……”夏洛闭上了嘴巴,仿佛不知道怎么回答。

格颜在一旁插口道:“少主,他也是担心你的安危,当时你昏迷不醒,他只想留下达令先生问个清楚,以免……”

格颜这么一说话,弥赛亚却忽然笑了。

她面色上绽放出这么一丝笑容来,只是眉头却蹙着,她的语气也仿佛很是轻松,轻飘飘的一句:“嗯,格颜,你的人,我问不得,是么?”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却顿时让格颜面如土色,他身子一晃,赶紧退后,低头道:“不,不敢!”

“你敢得很。”弥赛亚叹了口气,依然和颜悦色,语气淡然:“你身为领队,若不是你平日管教不严,放纵他们行为,他岂会敢擅自乱来,飞扬跋扈,以势欺人?”

格颜面色越发难看。

弥赛亚却不再看格颜,而是重新看着面前的夏洛:“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应该知道,从精灵部落出发的时候,这位达令先生就已经是家族请来一起同行的客人了吧?”

“……我,我知道。”夏洛咬了咬牙。

“嗯,既然知道是客人,你哪里来的胆子敢这么乱来?”弥赛亚轻轻笑道:“便是因为头顶上带着‘郁金香家’这样的头衔么?要知道,达令先生是我们的客人,你尚且都敢刀剑相向,若是一个普通陌生人的话,你岂非做的更加出格?”

说到这里,弥赛亚终于扭头看向格颜:“身为领队,你是怎么处置的?”

“我……”格颜面色苍白,额头冒出一粒一粒的冷汗来。

只是他在这儿“我”了半天,却终究说不出什么话来。

他原本想说“等回去之后再惩处”这种话,但是面前这位以聪慧而闻名的家族少主可不是傻瓜,自己的这种骗鬼的话若是说出来,只怕反而会引得少主动怒。

“嗯,看来你是没处置他。”弥赛亚点了点头,她面色依然平静,并不露半点怒色,淡淡道:“既然你不处置,那么我便来代劳,你看如何?”

“不,不敢!”格颜终于单膝跪了下去,手掌微微颤抖。

“嗯。”弥赛亚略一思索,望着夏洛,淡淡道:“我知道,家族势大,你们这些在外行走的人心中以家族为骄傲,引起为豪,行事难免张扬一些,这些也是人之常情。可家族早有定下的规矩,若是仗着家族的身份便胡作非为的话,那边按照族规来惩处。既然你们领队心软,不惩处你,那么这事情便我来做吧。”

“少,少主。”夏洛身子一颤,抬头大声分辩道:“我,我昨晚只是担心少主的安危,才会……”

弥赛亚笑了,她看着夏洛,轻轻道:“你有点小聪明,可是你知道不知道,你若是老老实实的认错受罚,这事情便了结了。可你偏偏还要耍小聪明,以这种借口来搪塞,我只会觉得的你这人心术不正!”

她看着夏洛的脸色,忽然一笑,道:“好,我便让你心服口服。”

她看了看周围的两个郁金香家护卫,淡淡道:“你们都过来。”

周围的两名护卫立刻走上前来,站在了夏洛的身边垂手而立。

“我问你们,昨晚这位达令先生被带回来之后,听说被你们留在了这火堆前坐了一夜,不许他走动,也不给他吃喝,有这回事情么?”

这两人犹豫了一下,不过当着家族的少主在面前,终于是没有说谎的胆子,纷纷点了点头。

“我只是好奇,昨晚按理说,我昏迷了过去,你们心中焦急纷乱,除了留着岗哨的人,其余人都是守在我的帐篷外,却没想到你们两个居然还有这么大的闲心,想着这位达令先生,盯着这位达令先生。”弥赛亚淡淡一笑:“我只是想问问,你们怎么会这么‘有心’呢?”

这两人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

“难道是格颜领队叮嘱你们这么做,要你们仔细看牢了达令先生,叮嘱了你们不许他走动,不给他吃喝的?”

这两人身子一震,赶紧就摇头齐声道:“决无此事!格颜大哥绝没这么做!”

“嗯,那么我就好奇,你们却怎么有这等自觉性呢?”弥赛亚淡淡道:“旁人都关心我的安危,守在我帐篷外,你两人却留在这篝火旁盯着达令先生,这份心思,能不能解释给我听呢?”

这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终于左边那人抬起头来,先看了夏洛一眼,投去一个歉意的眼神,然后深深吸了口气,面对弥赛亚:“少主当面,不敢撒谎!是……夏洛兄弟叮嘱我们这么做的,他说达令先生得罪了他,让,让我们……给达令先生一点苦头吃。”

右边那人也点了点头。

“嗯。”弥赛亚冷笑一声:“你们两人的错,一会儿再领罚吧。”

她再次看向了夏洛:“你服气么?你还想说是出于公心么?”

夏洛的表情难看到了极点,垂下头去:“我……”

“你飞扬跋扈仗势欺人,这事情虽然犯了族规,我最多惩罚你便算了。但是你做了错事情,还意图耍这等小聪明,用冠冕堂皇的言辞借口来掩饰,这等心术,我不取!”弥赛亚淡淡道:“你有这等小聪明,却不用在正道之上,做起错事,危害便更大。”

夏洛身子一颤,抬起头来,面露哀求之色,急忙道:“少主,我,是我做错了!我……求少主念在……”

“念在你多年辛苦的份儿上么?”弥赛亚淡淡的打断了他的话,然后扭头看了一眼格颜,发现格颜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皱眉道:“格颜,你也要求情么?”

格颜犹豫了一下,终于抬起头来,请求道:“少主,夏洛性子虽然偏激了一些,但多年为家族效力,出生入死,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所以,你认为可以将功补过,对么?”弥赛亚叹了口气,她看着格颜,眼神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格颜,你居然是这种想法,可真叫我失望的很。我这次北上而来,顺便也想看看北边这条商路做的怎么样,家里的管事都曾向我推荐过你,说你做事情胆大心细,精明能干,是个人才。可你这番做法,实在让我失望的很!”

弥赛亚的语气渐渐重了起来:“你宽纵部下,管教不严的责任我且不说你。但是这将功补过的想法,便叫我对你失望透顶!你可知道,我郁金香家族能立足当世,和其他那些豪门世家不同的,便是我郁金香家族历来最讲规矩!先祖开创家族时候便留下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可惜你们这些人,却一个一个都忘记了!”

她的眼神满是可惜:“你大概是觉得,夏洛为家族效力多年,现在犯了错误,便要执行族规,太不讲情面了,对吧?可是我问你,身在家族之中,谁人不是为家族效力多年!谁人不是为家族出生入死?若是犯了错都要讲情面,那要族规何用!”

她的声音又抬高了几分,语气也更重几分,怒道:“属下犯错,你身为领队不加惩处,却只想变通!变通变通!若是都向你这么做法,要规矩何用!规矩既然立下来,便是用来执行的!不是让你随便用来变通的!!”

格颜额头汗水涔涔而下,深深低着头,不敢看弥赛亚的脸色。

“你这样当领队的么?真叫我失望。”弥赛亚摇头。

她不再看格颜,目光投向了夏洛:“按族规,罚你薪水半年,降你三级,商队的活儿你也不用再做,回去之后,自己去军法处申报,然后去西北养马去吧!三年之内,若是再犯错误,便革出家族!若三年内表现好的话,再重新慢慢爬级去吧。”

她一口气说完,眯着眼睛:“我这么惩罚你,你可服气?”

夏洛面如死灰,心中大是沮丧。

要知道他自成年开始,便在郁金香家族的私军之中效力,距今已经十余年,军衔也好不容易升到了队副的级别,而郁金香家族的私军历来待遇极好,比帝国的正规军和其他贵族家的私军都要高出一截。更何况北边的冰封森林这条商路,更是一个肥差,自己熬了这么多年才好不容易熬到了这个职位,北方通商,进出冰封森林一次,私猎的收货,便可抵一年的薪水!一年通商来回个两三次,这等收入叫家族私军之中的旧日同僚们眼红不已。

可如今,少主说罚便罚,一口气降了三级,这几乎就是一撸到底!而且还丢了这北方商队的职位,发配去西北养马……

西北那地方有什么?草原上的那些蛮子而已,贩卖牛羊,能有什么油水可言?

夏洛心中大是懊悔,心中也越是恨透了陈道临。只是弥赛亚就在面前,他哪里还有胆子敢再造次,只是垂着头,身子颤抖,不敢抬头,不敢让这位少主看出自己的表情。

“少,少主……”格颜面露不忍:“这惩罚,是不是太重了……”

他明知道少主已经对自己很是不满,但是夏洛毕竟是跟了自己好几年的老部下,纵然冒着惹少主发火,格颜还是忍不住求了一句。

这一点说来,格颜虽然有错,但是对自己的部下兄弟倒是的确不薄。

弥赛亚看了格颜一眼,倒是没有再发火,淡淡道:“格颜,你想说什么?”

“他……咱们这些商队的兄弟,为家族进出冰封森林行商也都是提着脑袋干活儿。夏洛纵然犯了错,可……”

“北方的商路行商,我身为家族之主,自然知道大家辛苦。”弥赛亚看着格颜,正色道:“可家族也不曾薄待了大家。北方商队的兄弟,历来在家族之的待遇都是最高一等的。家族对你们在冰封森林里的私猎也是允许的,更许了你们带私货以家族的名义运回国贩卖。这些事情,一件一件,都算是大家为家族效力吃苦的酬劳了。家族可不曾亏欠每一个人!有功劳,家族已经赏过了!!那么在犯错的时候,再拿这些功劳来说话,格颜,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弥赛亚是真的动怒了,她看着格颜,怒其不争。原本自己这次北上来之前,曾经仔细看了北方商路的卷宗资料,了解了一些情况,家中的管事也着重推荐几个北方的得力人手,格颜便是其中着力推荐之人。

但是今天这事情,却让弥赛亚深深失望。格颜这人别的方面纵然有再多优点,哪怕他再如何精明能干胆大心细,可只看他如此赏罚不明,御下不严。这样的人,便绝不值得重用。

格颜被弥赛亚呵斥,终于叹了口气,不敢再分辨。

“格颜身为领队,御下不严,罚你半年薪酬。”弥赛亚虽然这么说,但是心中却打定注意,回去之后,这人是绝不能留在北方商路这么重要的地方了。

自己即将继承爵位,全面执掌家族的大权,在弥赛亚心中的规划,这北方的商路在家族未来的发展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重要性,如此重要的地方,似格颜这种人,是绝不能放在这里了。

只是她给格颜留了面子,这调动的事情自然不会当面说出来,等回去之后再处理也不晚。

至于另外两个帮夏洛胡作非为的护卫武士,也被弥赛亚罚了薪水,并责令回去之后关禁闭三日。

陈道临看在眼里,心中虽然看这郁金香家很是不顺眼,但是对这弥赛亚也不得不生出一丝无奈的钦佩。

这女孩年纪虽然不大,但是此刻一言一行,赏罚分明,举重若轻,十足的大家族领袖风范。

这等气质,却是自己学都学不来的。

弥赛亚处理完了家事,便让人都退下,她这才看了看陈道临,面含平和的微笑:“让阁下见笑了……我这般处置,达令阁下可还满意?”

“……”陈道临沉默了会儿,对弥赛亚拱了拱手:“多谢了。你这样的处置,我认为很公允。昨晚的事情,便一笔勾销了。”

虽然昨晚自己的遭遇的确让人很愤怒,但是陈道临也不得不承认,弥赛亚的这番惩处,无论是面子还是里子,都算是给足了自己。而且也丝毫没有包庇她的人,打板子也都是落在了实处。

为了自己一个外人而肯真正的惩罚自家的手下,能做到这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阁下也不用客气。”弥赛亚笑了笑,她的一双眼睛天生就有些细长,笑起来的时候,双目就仿佛眯成了一线,淡淡道:“我惩罚他们,一来是为了还阁下一个公道,这二来么,却也是为家族立规矩。”

顿了顿,她看着陈道临:“既然昨晚的事情已经翻过,达令阁下,你还是欲离去么?”

陈道临皱眉,正色道:“我与贵家族毫无瓜葛,既然事情已经了结,我自然有我的去处,难道您……”

“我倒没别的意思。”弥赛亚淡淡一笑,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陈道临身边的巴罗莎,道:“我知道达令阁下是想往南而去,只是这往南的路,恐怕却不是很太平。冰封森林在大圆湖以南的地区,早被那些兽人族蚕食多年,渐渐变成了兽人族的地盘了。越是往南,就会有兽人族的巡林队。而且……即便是出了这冰封森林,也是兽人的地盘,在平原之上要走上数百里地,才能进入我罗兰帝国的地界。这么算下来,纵然阁下一帆风顺,到达罗兰帝国,也需要大约二十日的时间。达令阁下和这位精灵朋友,你们两人在这冰封森林,若是遇到兽人的巡林队,只怕会有麻烦,不如和我们结伴而行,大家也有个照应,只有我郁金香家的这面旗在,兽人巡林队一般便不会来招惹,就算是出了林子经过兽人王国,那些畜生们也是要给我郁金香家几分面子的。”

说到这里,弥赛亚看了看陈道临的脸色,缓缓道:“何况,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是真心想向达令阁下讨教的。”

陈道临心中委实是不肯再和这些郁金香家的人裹在一起。

一来,方才人家才为自己处罚了部下,自己留下来,必定遭人怀恨和白眼。

至于第二么,当然就是因为蓝蓝了!自己既然已经打定了主意不再对她抱什么想法,那么趁早离开走的远远的才是聪明的选择,再留在这里,不清不楚不干不净的,只怕就真的纠缠不清了。

陈道临想到这里,就要开口拒绝。

可是这弥赛亚果然是个极聪明的女子,一看陈道临扬眉,便知道他的心思,不等陈道临的拒绝之话说出口来,她便抢先淡淡一下,道:“我知道阁下心气高傲,因为昨晚之事,委实不愿留下和我等为伴,这样,我也不强人所难。阁下既然不愿和我们在一起,我倒有一个折中的法子。”

“……什么?”陈道临皱眉。

“我方才说了,这一路很是艰险,那些兽人的巡林队遇上了,只怕达令先生和这位精灵朋友应付起来会有些吃力。”——这话说的倒是客气,其实真遇到了,陈道临和巴罗莎是绝没有本事抵抗的。弥赛亚浅浅笑道:“不如这样,达令先生和这位精灵朋友可以在我们队伍之后而行,大家只要不裹在一起,分为两队就是了。你们走你们的,我们走我们的,互相不干涉。食宿都是分开,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这样也行?

陈道临听到这里,就觉得有些不对——这岂不是太便宜了自己?

这简直就是主动免费给自己当开路先锋嘛!

再说了,这样做的话,和直接结伴裹在一起,有多少区别?

不过……

这个女人倒是有一点说的很对。凭自己和巴罗莎这个精灵小妞两人在一起,往南而去,遇到兽人的话,那真的是很危险。

可自己刚刚说了那么硬气的话,这便重新占对方便宜,陈道临纵然脸皮不薄,也干不出这种没气节的事情。

正想拒绝,弥赛亚这女子果然心思极为狡猾,一句话轻飘飘的丢了过来:“我知道达令先生您是心气极高的,可这位精灵朋友跟着您一路而来,若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想来达令先生也是不忍心吧?”

妈的!

这话就是用巴罗莎来逼陈道临就范了。

的确,陈道临的性子上来,管你说什么,老子抬腿就走!什么兽人不兽人,老子有任意门在,随时离开这个鬼地方!

可有巴罗莎在身边……陈道临就不能随着自己性子来了。

若是遇到兽人的话,岂不是害这个精灵女孩陪着自己陷入险境么?

“达令先生是不愿意受人恩惠吧。”弥赛亚继续又加了一句:“其实我苦留先生,也是存有私心。我对达令先生所说的海外故国,实在是心存好奇。昨晚的事情也说过了,我先祖只怕和您的故国颇有些关系,我心中不少疑问和好奇,都想请达令先生为我解惑!若是达令现身肯留下,那便是我受了您的恩惠呢。”

她堂堂的郁金香家的主人,说话已经放足了低姿态,摆出这种架势来,陈道临也当真不好再说什么。

“好吧。”陈道临想了想:“我跟在你们队伍后面慢慢走,你们走你们的,我走我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

下午队伍便重新上路。

陈道临也是硬气,等郁金香家的队伍先开路之后,他和巴罗萨两人才在后面慢慢跟着,始终和郁金香家的队伍保持了大约数十米的距离。

原本,郁金香家有车队,而陈道临和巴罗莎两人步行,不免要吃些亏。

不过巴罗莎却给了陈道临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这精灵女孩也不知道施展了什么魔法,她拿起了一片叶子在口中,吹响了一个悠扬悦耳的调子,声音传入树林里,片刻之后,便有几头额头生出长角的白鹿跑了出来。

这白鹿身躯雄壮,额头的犄角更是足有近两米长!

这群白鹿的出现,惊动了前面的郁金香家族,有的武士就忍不住拿起弓箭来想射,幸好被弥赛亚拦下了,

这群白鹿跑到了巴罗莎的面前,精灵伸手摸了摸在了零头的白鹿的鼻子上,凑过去低声呢喃了会儿。

然后她招呼了陈道临一声,拉着陈道临就翻身跳上了白鹿。

陈道临连马都不会骑,跟别说是骑鹿了。

幸好这白鹿力气却是极大,奔跑起来比寻常的马匹更是平稳,而陈道临干脆一手一个抓住了鹿头上的犄角,反正也不用他操控,只要坐稳了便好,倒也不难。

至于巴罗莎,也挑了一条稍微小一些的白鹿翻身骑上。

两人就这么骑了鹿跟在队伍后面,倒是免去了步行的辛苦。

当晚停下休息的时候,陈道临和巴罗莎就在郁金香家的队伍后面数十米的地方生了篝火。

巴罗萨从树丛里找了一些颜色艳丽的浆果出来,两人吃了当晚餐。

就在晚餐之后,忽然巴罗莎一拉陈道临,他抬起头来,就看见弥赛亚缓缓的走了过来。

弥赛亚是一个人独自过来的,她身上穿了一件宽松的黑色袍子,这袍子的样式有些独特,从头到脚,将她整个人笼罩在其中,只露出个脑地在外面。

“达令先生,可用过晚餐了?”弥赛亚笑的很平和:“若是不嫌弃,我……”

“不用了。”陈道临淡淡点了点头:“谢谢你的好意,我已经吃的很饱。”

“嗯。”弥赛亚也不生气,缓缓走了过来,也不管陈道临是不是乐意,就直接在篝火旁坐了下来,就隔着篝火,和陈道临面对面这么互相望着。

“你到底还有什么事情?”陈道临无奈叹息。

“几个疑问罢了。”弥赛亚笑的依旧从容,陈道临发现,这个女人似乎很难发生情绪波动或者是让她发火。

“你问吧。”陈道临摇头:“不过我不保证一定会回答你。”

弥赛亚并不在意,略一沉吟,道:“达令阁下,可否对我说说你故国的事情?”

陈道临皱眉,想了想,摇头:“不知道从何说起。”

“那便说说贵国的政体。”弥赛亚笑道:“我对一个没有帝制的国度,倒很是好奇。”

“那你应该去问精灵。”陈道临淡淡道:“精灵族不也是没有皇帝么?况且我的故国的政体,只怕你知道了也没可能去学着做。”

“哦?”弥赛亚眼神一亮:“为什么?我只是觉得,一个没有帝制的国度,国家不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皇帝来独裁,却是一群人来共商国事,这种局面,让人每每思之遐想,便不免向往……为什么……”

陈道临心中一动,眯着眼睛看着这个弥赛亚,似笑非笑:“你可是郁金香公爵啊,你说这话,若是让你们的皇帝知道了,难道不怕……”

“只是探讨罢了。”弥赛亚毫不在意:“达令阁下,可否为我解惑?”

“说了你们没可能照搬,自然有我的理由。”陈道临略想了想,看着面前这个满脸诚恳请教表情的弥赛亚,心中不由生出几分得意来,回想了了一些自己的所学,就道:“我这么说吧……在我的那个世……嗯,那个海外国度,我们的国家没有皇帝,那种政体,被我们称之为民主。”

“民主?”弥赛亚心中一亮。这个词儿,自己似乎是在先祖的某一个隐秘的笔记之中看到过。

“嗯,民主,顾名思义,便是民众自己来做主。既然没有了皇帝,那么就要有民众自己来选举出一批人来,专门去负责国家大事。”

弥赛亚听了,眼神越发的亮起来,她思索了片刻:“众人共同掌权,若是遇到了大事情意见分歧该如何?”

“选举出的人自然有主有辅,总会有一人为主,我们称之为……嗯,总统。”不知道为什么,陈道临并没有说出自己的祖国的政治体制,而是干脆说出了自己所知道的西方国家的政体,他咳嗽了一声,道:“总统有点类似于你们的皇帝,但是权威却远远不如。第一,总统不是世袭制,而是选举出来。第二,总统的权力受到各方的限制以及监督,并不可能做到独裁。此外,国家的权力也是分开的……”

陈道临大略的说了一些“三权分立”的情况,这些东西,果然让弥赛亚听的如痴如醉,听到国会议会可以驳斥总统的法案,国家的立法之权,以及可以弹劾总统等等诸多事情。弥赛亚眼神里越来越亮,虽然神色并不如何变化,却也忍不住下意识的呼吸急促了许多。

她是绝顶聪明之人,一听之下,就对这种所谓的“民主”的制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可是陈道临故意说完了这些之后,才淡淡笑道:“可惜,你就算再有兴趣,我也说了,这些东西,在贵国是绝不可能照搬的。”

“不错,我罗兰帝国有皇族有权贵有贵族阶层。”弥赛亚摇头叹息:“这种事情,听听便好,而且不可传扬出去,否则的话便是骇人听闻了。”

“我倒不是这个意思。”陈道临傲然一笑:“纵然贵国的皇帝贵族什么的肯让位让权,这事情也绝不可能做到。”

“……为何?”

陈道临哈哈一笑,看着这个认真请教自己的女人,心中有些得意:“很简单……民智未开,何谈民主!”

“……”弥赛亚呆住了。

“请问公爵大人。”陈道临笑道:“在贵国人口之中,识字通文者,占了多少比例?”

“……”弥赛亚皱眉、

“在我故国,人人识字,人人上学念书。”陈道临笑道:“人人通晓历史时事,人人可谈古论今。民智已开!而我想,在贵国,恐怕远远做不到这点吧?”

“……的确做不到。”弥赛亚长长叹了口气。

人人通文识字?弥赛亚此刻心中的震撼,当真是无与伦比!

要知道,一百多年前的郁金香家族初代公爵掌权之后,这百年来,郁金香家族在帝国地位稳固,大力推行各种执政手法,其中一条便是大力推广教育。

可尽管如此,百年时间下来,帝国之中能做到识字通文的,也只有在一些大城市之中,有开办了官学的地方。而且也只有家庭条件比较好的人家才有财力送孩子入学。

而更多情况,帝国的财政有限——还要防备着北方蠢蠢欲动的兽人,时刻准备着可能发生的战争。

有限的财政,就不可能承担更多的办学的任务。

虽然百年来的识字率已经翻了不知道多少倍,但是……距离人人通文识字这种梦幻一样的标准,还差了太远太远。

就算是在繁华的大城市之中,普通人家,十家里能有两三成送孩子去念书,便已经算是执政官的政绩突出了!

弥赛亚听了之后,沉默良久,才油然叹息:“民智不开,民众不知何谓民权,更不知道大义是什么,那么何谈民主。总不能让一群连字都不认得几个的升斗小民来掌控国家大事……阁下这话,言简意赅,是我之前想的太过简单了。”

弥赛亚随后再想问别的,陈道临却不太愿意说下去了。

不为别的,他可是清楚这郁金香家的先祖是个和自己一样的穿越者!

自己得先弄清楚这个世界已经被他玩成什么样子了,才好再做打算。

这弥赛亚想从陈道临嘴巴里套话,陈道临又何尝不想通过她来了解一些罗兰帝国的事情呢?

陈道临问了一些罗兰帝国的风土人情,弥赛亚也随意说了一些,反正这些情况,陈道临南下之后自然会看到听到,倒也不用隐瞒。

陈道临从弥赛亚口中,终于对这个闻名已久的罗兰帝国,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这帝国名为罗兰,开国已经千年有余。

此刻国家之中,自然有帝国皇帝在位,皇帝之下,有倚重的大臣和大贵族。郁金香家族,自然是国家的栋梁重臣,皇族一向都是依为肱骨。

而此外罗兰帝国还有一个叫做光明神殿的教会。这教会崇拜光明女神,是帝国最大的宗教。也拥有相当的权势。只不过,这宗教近年来却渐渐地有些式微的趋势。

因为在百年之前,这光明神殿教会在帝国还是举足轻重的,甚至可以和皇室分庭抗礼,神权和皇权之间的斗争,从帝国开国以来就有。

可百年之前,帝国出现了一个传奇之人,便是那初代郁金香公爵了。那位公爵堪称帝国不世出的奇才,掌权之后,对外统帅军队对抗异族入侵的大军,压服了以精灵族为首的异族,让矮人族远走,让兽人族臣服。

对内,则引导了一系列的权力更迭,首先是极力的打压了光明神殿,一步一步的剥夺了教会的许多特权。尤其是不允许教会再拥有自己的军队这一条,才是从根子上挖去了教会对抗皇权的根基。

那位初代郁金香公爵以领导人类战争胜利的无上威望,压的教会喘不过气来,被裁军之后,更是被剥夺了很多权利,比如教会从前拥有的征税权,以及审判权等等都被一一剥夺。

而初代郁金香公爵的后人,也都秉承了先祖的策略,不停的打压教会。

到了如今,曾经叱咤帝国千年,曾经可以和皇权分庭抗礼的光明神殿教会,已经几乎彻底蜕变成了一个宗教组织,曾经教会之中拥有赫赫有名的神圣骑士团也仅仅只保留了象征意义的很少的编制,而驻扎各地教区的教会武装力量,全部都被裁撤一空。教会在教区也没有了征税的权力。

从武力和财力上,彻底断绝了教会的根基。

如今的光明神殿,只能老老实实的宣扬教义,再也不能和皇室抗衡。只能对皇室唯唯诺诺,唯命是从。

要知道,在百年前教会风光的时候,就连帝国皇帝更迭,新皇登基即位,都必须要得到教会教宗陛下的承认才算是合法!

遥想昔年的风光,如今的光明神殿教会,可谓是日薄西山了。

不过除了教会之外,罗兰帝国却另其他的重要组织。

首当其冲,便是魔法师工会。

说到魔法师,陈道临顿时便精神一震!

他心中早已经放弃了练武的路子,可既然在这个世界打混,总得想法子学写安身立命的本事才行。练武不行,自然就想着……若是自己能成为一个魔法师,倒也威风的很啊。

“魔法师工会便是专门管理魔法师群体的行会了。”弥赛亚笑道:“魔法师等级的考核,诸多的权益,都需要魔法师工会来维持。在百年前的战争之中,我先祖杜维大人便是一位伟大的魔法师,带领许多魔法师在战争之中做出了巨大贡献。所以到今天,魔法师在帝国之中都是很受尊敬。而且魔法师在帝国之中历来享受不少特权,魔法师工会的主席先生,更是在大陆上拥有崇高的威望,甚至就连教会的教宗陛下都颇为不如。”

“那,如果想成为一个魔法师,可有什么法子?”陈道临问道。

弥赛亚笑了,她看了陈道临一眼,道:“魔法师的传统都是师徒私相授受。不过百年之前,我先祖打破了这个传统,开创了帝国魔法学院,这学院的宗旨便是打破传统的魔法垄断,让更多人有可能成为魔法师,继而为国效力。不过这魔法学院,却不是随便谁都可以进的。帝国魔法学院每年入学的名额都是极为宝贵,帝都的那些豪门贵族们自然是要塞一批人进去的。军方也是历来掌握了一些名额的。魔法师工会作为大陆魔法师的官方组织,自然也是要保留一些名额的,此外皇室也会留下几个特殊名额……当然了,我先祖昔年也留下了规矩,魔法师学院必须招收一些平民学员,这规矩倒是一直被严格执行,不曾变样子。”

陈道临眼睛一亮。

可随即弥赛亚的话让他失望了。

“但是入学者必须查清户籍,原则上只接受帝国子民。可如果是草原异族或者是南洋的后裔,也可以申请,但必须是往上三代都已定居在我罗兰帝国内,才有资格入选。”弥赛亚笑道:“此外,还须有查清学员往上三代并无犯过重大罪责,如果有例如杀人,叛国等等重罪,那是绝不允许入学的。”

陈道临无语了。

这第一条自己便不符合要求。自己在这罗兰帝国,可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黑户啊。

“达令先生若是想上魔法学院,只怕是不行。”弥赛亚笑道:“不过若是阁下对魔法有兴趣,成为魔法师的途径倒也不只是魔法学院这一条路。”

“哦?”

“魔法师的传统历来都是师徒挑徒弟,然后私相授受。”弥赛亚淡淡一笑:“虽然有了魔法学院的存在,但是这种传统也依然是根深蒂固,很多传统的魔法师都不愿意将自己的魔法学识传授给外人,而是喜欢挑选自己中意的弟子来,单独传授。若是阁下能被某个魔法师看中收为门下弟子,也有机会成为魔法师的——当然,前提是你有魔法天赋才行。”

“天赋是什么?”陈道临急忙问道。

“天赋自然就是天赋。”弥赛亚摇头:“魔法师的天赋便在于对魔力的感应是否敏锐。这世界上存在着诸多魔法元素,天地之间,空气之中,自然之中……魔法师便是以自身的魔力来调动这天地之间的各种魔法元素。所谓的天赋,考较的便是一个人对这些自然之中魔法元素的感应力是否够强够敏锐。”

陈道临想了想:“这天赋又是怎么能看出来呢?”

其实他倒是很想问:你看看我有没有天赋。

但是毕竟自己和这个弥赛亚一直都有些不对付,这种话他也没好意思说出口。

弥赛亚何等聪明,自然看出了陈道临的意思,她轻轻一笑,看了看天色,道:“时间已经不早!我叨扰这么久,怕是耽误阁下休息了!今晚多谢达令先生为我解惑许多,若是明日有时间,再来讨教。”

她起身告辞,只是走了两步,却忽然站住,回过头来,手掌一翻,掌心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水晶球来,这水晶球大约只有苹果那么大,她捧在掌心,递到了陈道临的面前,笑道:“这东西便是测试感应力的水晶球,我小时候玩的东西,倒也不值什么钱,阁下似乎对魔法有兴趣,便送给阁下吧。”

顿了顿,她继续道:“这东西用起来倒也方便,阁下只需把手掌按在上面,然后平心静气的坐上会儿,你若是眼前出现什么幻象,比如看见火焰,或者听到风声呼啸,抑或是看见溪水潺潺……这些都是天赋的证明!分别代表了各系的魔法。”

火焰是风系……风声是风系,溪水什么的,大概就是水系了吧?

陈道临心中暗想。

“每个魔法师的天赋都有侧重不同,一般来说魔法师的天赋只专精一系。”弥赛亚笑了笑,道:“测试的时候,眼前所看到的幻象越是奇妙越是宏大,这天赋便是越强。达令先生若是测试出有天赋的话,我倒是认得几位帝国内威望卓著的魔法师,到时可以代为引荐。”

引荐?老子可不信你有这么好心。

陈道临心中警惕。

弥赛亚不再多说话,随即就回了自家的宿营地去。

陈道临默默坐在那儿,手里捧着这枚水晶球。

随即,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水晶球捧在掌心,集中精神,默默闭上了眼睛。

掌心只感受到了水晶球的冰冷触感,这清凉冰冷的触感,却仿佛也带着一种静心的作用。

陈道临呼吸渐渐平缓,然后他的精神也越来越松弛。

此刻若是他睁眼的话,就会看见自己掌心的水晶球忽然自己缓缓的旋转了起来。

陈道临的意识开始有了一些模糊,然后……

砰!

水晶球忽然落在了地上,陈道临陡然也跳了起来。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四周,脸上的表情又是惊奇又是震撼,呼吸也是急而短促,胸膛起伏。

过了会儿,陈道临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只是那双眼睛里,却满是震惊!!

老子……刚才……看见了什么哟!!

……

第二天上路,陈道临一路无话,显得极为沉默,巴罗莎看出陈道临心神不宁,几次都差点从鹿背上掉下去,幸好有巴罗莎及时帮忙,陈道临才没有摔断脖子。

到了晚上的时候,陈道临就在那儿抓耳挠腮,不时的朝着远处郁金香家的宿营地望去。

终于,到了晚餐之后,那一身黑衣的弥赛亚再次走了过来的时候,陈道临却忽然神色一变,脸上的焦急,魂不守舍等等表情,全部收了起来。而是做出了一幅冷淡的模样。

“达令阁下,昨晚可有所得?”弥赛亚走到面前,笑吟吟的看着陈道临。

陈道临语气故作冷淡:“所得?那天赋的测试水晶球,可没坏吧?”

“自然不会。”弥赛亚笑了笑,犹豫了一下,酝酿了措辞缓缓道:“若是阁下测试之后毫无反应的话……只怕不是水晶球坏了,而是阁下真的和魔法无缘罢了。”

陈道临嘴角扯了扯,笑的有些僵硬,抬起眼皮看了看弥赛亚:“你再和我说说,看到哪些异象才是有天赋的象征?”

“嗯,曾有人看到过火焰,那便是擅长火系的天赋。也有人听到了天空的狂风呼啸,那便是对风系有特殊的感应,还有人看见了岩石或者小山坡,那是对土系的法术有了感应,至于水系魔法,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如今已经是六级法师,专精水系,昔年测试的时候,便看见了潺潺溪水延绵不绝。”

“原来如此。”

陈道临忽然心中生出一股冲动来,咳嗽一声。

他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那么,我看到的幻象却是有些奇怪啊。”

“哦?”

陈道临点了点头

“我看见了茫茫大海一望无垠,海面上一座巍峨高山,山峰直插云霄!山顶之上常年火焰不熄,火山岩浆喷薄冲天,火海烧的天都红了……周围狂风呼啸,飓风卷起海浪滔天,海啸十万里……”

陈道临一口气说完,看着弥赛亚的额眼睛:“这是什么意思呢?”

“………………”

【一万三千字爆发哦!!求推荐票!!!!!】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