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粗大事了……】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8-20    作者:跳舞

(今天更新够早吧……)

第四百五十一章【粗大事了……】

这把剑正是白天的时候,杜微微让手下护卫还给自己的那把剑。

陈道临一剑在手,身上的气势顿时就不同了!

就看见他一剑在手,大喝一声,挺身迎着杜微微就冲了上去!

两人立刻在这山谷之中激烈的拼斗起来!

杜微微的重锤之下,金光如同狂暴的洪流一般横扫,陈道临的长剑却如同星光点点激荡。

就听见乒乒乓乓的声音不绝于耳,两人的身影在这山谷之中忽隐忽现,都将速度提升到了极致。

连续又拼了二十多个照面,杜微微却忽然哼了一声,身子咻的一下退后了几步,拉开了和陈道临的距离。

再看杜微微手里的那柄棱锤,那原本脸盆粗细的锤头,却左一片右一片,被削去了不少,原本好好一个锤子,倒是被削得仿佛变成了一柄长枪了。

陈道临哈哈一笑,指着杜微微道:“你的武器质量太差了,我这宝剑可是削铁如泥……”

不等他说完,杜微微已经面色沉了下去,她忽然用力将手里的这把“长枪”狠狠的插在了地上!

然后就看见杜微微冷笑一声,她的双手之中,居然召唤出了一把……

长弓!

这弓的长度很是夸张,立在地上的话,几乎就有一个人那么高了。

弓角两侧,分出了尖锐的倒刃来!

杜微微将这弓持在手里,冷笑一声,就再次贴上了陈道临!

她的步伐忽然就变得诡异起来!仿佛轻飘飘的,也不过就迈出了两步,可人却已经到了陈道临的面前!弓弦一嗡的一振,就已经从陈道临的肩膀之处划了过去!

陈道临的双目之中骤然爆发出了异样的神采来!

他只来得及竖起长剑来在肩膀旁挡了一下……

嗡的一声!

等两人的身子分开的时候,陈道临就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的长剑。剑锋窦瑞娜断裂!

断裂的剑刃落在了地上!

“弓月舞!!”

陈道临的目光骤然收缩!

今晚第一次,他的眼神里闪过了一丝寒意!

弓月舞……或者说是……大雪山体术。

学过这门绝技的陈道临当然明白清楚这项绝技的来源!

弓月舞总的来说分为两个部分,一个部分自然就是那一套近乎逆天一般能提升修炼者身体各种素质的体术!

而弓月舞,却不仅仅只是一套体术动作!它更是一门绝顶的武技!

这一门武技,传承自精灵族的精灵之神,必须使用特制的精灵族的这种长弓,然后配合施展出来,这一套弓月舞,就如同是杀人舞步一般!犀利无比!堪称是这个世界上顶尖的一等一的绝顶武技!

可以说,这弓月舞。是郁金香家从杜维流传下来的压箱底的绝技!昔年杜维曾经用这一套弓月舞,只用了几个照面,就轻松的绞杀了一位声名显赫的教会的神圣骑士团大骑士!

一看杜微微连这一套压箱底的绝技都施展出来了,陈道临心中一寒!

她……是真的想杀我???

想到这里,陈道临心中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

这女人到底为什么如此?难道就是为了我夜闯她家这点事情?

绝不会这么简单?

难道是……因为……

西北一地,自己立足于此,对她郁金香家有了威胁?还是她看出了自己在这里创造的这个事业,要夺我基业?

还是……

纷乱的思绪,让陈道临瞬间心中冰冷。

若是之前打打闹闹的话。他还可以只当是杜微微为了发泄怒气。

可此刻,这个女人真的拿出了真本事来的时候……陈道临真的心中发寒了!

和郁金香公爵交朋友是一回事。

和郁金香公爵成为死敌,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

不等陈道临反应了,杜微微已经再次持着长弓飘然而来!

弓月舞的步伐优美而典雅。身形步伐都如同在翩翩起舞一般,可偏偏每一个动作,都蕴含着惊人的杀机!

陈道临手里捏着一把断剑,勉力支撑了几个照面。还是仰仗于他对弓月舞的了解和熟悉,才勉力抵挡。

可就听见嗤嗤几声。

杜微微手里的那把长弓,弓弦也不知道是什么质地。陈道临手里的断剑,在几个照面之后,再次被弓弦连连割断!

手里就剩下一个剑柄,陈道临看着手里的剑柄,愣了一下,咬牙再次从储物戒指里召唤出了一把备用的长剑来。

可这一次,依然还是之前的场景。

几个照面之后,陈道临的手里再次只剩下一个剑柄。

而且,因为弓月舞的可怕和犀利,陈道临虽然一再躲闪,可身上的衣衫也免不了被连连割裂!若不是他躲闪及时,早已经挂彩了。

“杜微微!你真要杀我?”陈道临凝神盯着这个女人。

“不杀你的话,我半夜把你叫出来玩吗!”杜微微冷笑。

陈道临不说话了。

他脚下退后了半步,却忽然就从戒指召唤出了一件新的武器来!

长弓!

弓角双刃!

弓弦如银丝!

这正是之前在帝都的时候,康大师仿造的那一套郁金香家的传奇装备。

一弓在手,陈道临身子摆出了一个奇异的姿势来。

这个姿势,顿时让杜微微脸色一变!她瞪大了眼睛盯着陈道临:“你!”

“哼,弓月舞而已,你会,难道我就不会嘛!”

……

杜微微的脸色狂变,心中也是巨震!

她眼神里闪过了极其复杂的光芒!

而陈道临却已经轻轻喝了一声,持着长弓就抢步逼了上来。

山谷之中,就看见这两人,都是手持长弓。仿佛两个对舞之人,在这方寸之地偏偏起舞起来!

弓弦振动的声音嗡嗡不绝,就如同那乐器的演奏,两个人在一种诡异而神奇的节奏之中漫漫起舞,身子轻盈飘逸,衣衫飘舞,长发飞扬……

而这看似美丽的场景,却其实暗藏了无数杀机!

两人越舞越急,却仿佛每一步,都暗合着某种奇异的默契和规律。那弓弦一振。就看见周围的山壁上被划出一条深深的沟壑!

弓角一闪,就看见周围某块岩石或者某棵大树,无声无息的粉碎!

就连两人脚下,那落叶,树枝,细小的石头沙粒,也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了起来,围绕着两人周围,渐渐的弥漫漂浮……

渐渐的。就如同在两人的周围,卷出了一团帘幕一般!

两人的身影,在这帘幕之中,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而让陈道临和杜微微两人心中越来越诡异的是,随着两人同时施展出了弓月舞这一套绝技的时候,一种异样的场面发生了!

刚开始的时候,两人各自施展弓月舞。步伐和动作都是轻灵而快速,舞步步伐急速转动,都在拼命试图抢占先机。

可拼着拼着。情况就不对了。

杜微微感觉到自己的舞步越来越慢,无形之中,被带入了莫一种奇怪的韵律之中。仿佛自己的舞步,被陈道临给限制住了,自己的每一个动作,一举手一投足,都仿佛是在配合对方的步伐一般!无论自己如何努力,可身体却似乎失去了控制,越来越仿佛在迎合对方?

而陈道临的感受几乎和杜微微是一样的!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动作越来越缓慢,无意之中,和对方越贴越进,仿佛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陷入了一种神奇而诡异的韵律之中,犹如深陷泥潭,无法自拔……

这一刻,仿佛时间都已经缓慢了下来。

两个翩翩起舞的人,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更诡异的是,两人各自施展弓月舞,半天下来,两人的双弓,却不曾有一次相触碰。

无论两人如何努力试图攻击对方,这舞步却仿佛隐隐的有一种奇异的规律,不是你慢一步,就是我快一拍,就如同是配合着对舞一般?!

接下来,更加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随着两人渐渐深陷这种韵律无法自拔,就连神智也开始有些迷糊不清起来。

仿佛这诡异的舞步自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舞着舞着,就将两人头脑之中所有已的杂念全部排了出去。

渐渐的,两人都仿佛已经失神了。

陈道临只觉得面前的这个女人,那双好看的眸子,越来越亮,越来越亮,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吸引自己,脚下不由自主的,就渐渐的舞步越来越贴向对方……

而杜微微更是觉得,身前这个男人,身上仿佛有一种奇异的气息,越来越吸引自己,越来越迷惑自己,什么恨啊怒啊,全部都抛出了意念之中,仿佛有一种本能从内心深处被激发了出来,越来越靠近对方,越来越靠近对方,可偏偏心中一点抗拒的念头都没有,仿佛隐隐的,内心深处还有一种强烈的仿佛要爆出来的冲动和欢呼……

一套弓月舞,两人同时舞了三遍。

到了最后一遍的时候,两人的步伐和动作已经变得极其缓慢了下来。

当第三遍弓月舞终于结束的时候,仿佛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两人同时迈出了弓月舞的最后一步……

各自往前迈出这一步的时候,两个身子,已经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杜微微的手里,不知道何时,那张长弓已经缓缓的落在了脚下。而她的右手,搭在了陈道临的肩膀上,左手,则环绕住了陈道临的脖子。

而陈道临的动作更是诡异。

他的一只手,已经轻轻的环住了杜微微纤细的腰肢,而另外一只手……

两人面面相对,只觉得对方的眼睛,近在咫尺,对方的唇,近在咫尺。

内心之中,都有一股强烈的躁动。仿佛本能冲破了枷锁一般,蜂拥而出的冲动,让两人眼神都迷离了,就任凭那两人的嘴唇,在靠近,靠近,靠近……

终于,四片嘴唇接触在了一起。

杜微微忽然之间,就觉得天地都仿佛不存在了,只觉得一股强烈的气息环绕着自己。包裹着自己,这种气息让她神魂俱醉。

陈道临更是觉得头脑之中一片空白,只觉得自己品尝着的,仿佛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柔软最最香甜的所在……

漫天被拖起来的落叶,轻轻洒落在两人的头上,肩上,地上……

两人就以这种最最亲密的姿态,紧紧的贴在一起。

这个长吻,吻得几乎动人魂魄!

终于。内心深处,某种东西同时在两人心中爆裂了开来!

陈道临低吼了一声,他忽然猛的将杜微微狠狠的扑在了地上!

两人的身子纠缠在一起,就在这地上滚成一团。最后陈道临压住了杜微微,而杜微微张开嘴唇,犹如缺氧的鱼儿一般,眼神迷离。那一双妙目之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两人都已经忘却了一切,仿佛这一刻,某种神奇的力量趋势之下。忘记了所有!

两人的呼吸越来越粗重,越来越冲动!

忽然,两人同时低呼了一声,同时伸出手去撕扯对方的衣服!

陈道临毕竟是男人,尤其是又是在已经“憋了六年”的前提之下,他心中的那团火,更是猛烈!

就听见嗤的一声,双手已经将杜微微胸前的衣衫撕开,碎裂的布片飘落,陈道临眼神一凝,就看见身下的这个女子,眼波迷离,双颊如红云,尤其是胸前被撕裂的衣衫之下,那两朵饱满娇嫩的蓓蕾……

杜微微仿佛也已经疯了一样,她奋力的挣扎,却伸出双手去,一只手狠狠的去搂陈道临的脖子,另外一只手用力抓着陈道临的手臂她仿佛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只觉得,此时此刻,本能趋势着自己,本能的,她只有一种强烈的冲动,只希望眼前的这个人,距离自己越近越好,越近越好!她疯狂的需要对方身上那让自己迷醉的气息!

两条人影已经飞速的纠缠在了一起,不过是片刻之间,身上的衣衫就已经纷纷撕裂,变成了半裸的状态……

就在两人吻得难解难分,杜微微只觉得对方火热的嘴唇从自己的脖子一路蔓延到自己的胸前,她已经闭上了眼睛,仿佛烂醉一般的享受着身体浸泡在那让人迷醉的气息之中……

杜微微修长的双腿已经弯曲了起来,任凭对方那一只滚烫的手在自己的长腿之上摩挲着……

可忽然……

轰!!!!!!

一声巨响!!

随即就听见连续的一震如闷雷一般的巨响!

哗啦啦,山石滚落!!

原来是两人方才激战的时候,无数的劲风,锐气,光芒,早已经将一边的山壁割裂得千疮百孔!

而这个时候,那已经残破的山坡终于……

坍塌了!

原本山壁之中就是一个被挖了半空的矿洞,此刻一旦坍塌下来,就看见这整片山坡,泥石滚落,纷纷朝着矿洞里塌陷了进去!

这山壁,就仿佛直接凹进去了好大一片!!

这一连串如惊雷一般的轰鸣,终于打破了这神奇的气氛!

犹如一桶凉水同时浇了下来!两个原本已经忘乎所以,而且又陷入了某种诡异迷离的气氛之中无法自拔的人,猛然哆嗦了一下!

瞬间,同时惊醒了过来!!

所有的理智,所有的意识,瞬间重新回到了两人的脑海之中!

然后……

陈道临压在杜微微身上,两人互相瞪着,瞪大了眼睛!

看了看自己,看了看对方……

……短暂的沉默,然后……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

杜微微眼神里爆发出狂怒的火焰!

轰的一声,压在她身上的陈道临身子直接弹飞了出去!人狠狠砸在了地上!

陈道临全身剧痛,拼命挣扎着跳起来,就看见杜微微面红耳赤,眼睛都红了,可随即瞬间脸色又化作一片惨白!

杜微微已经爬了起来,看样子就要冲过来和自己拼命。

陈道临这个时候,福至心灵,忽然大叫一声:“等!等下!!”

“等什么!我杀了你!!你这个混蛋!!”杜微微的眼神都已经疯狂了。

“等下!!”陈道临用力吞了口吐沫,指着杜微微,却用力挪开了脑袋去,大声道:“等下再动手啊!!我还能看见你的咪咪!!!”

……

最后这句话简直比什么都管用,正要冲过来拼命的杜微微,一听这话,陡然就醒悟过来,面色赤红,飞快的转过了身去,双手用力抱在胸前,发出了一声尖叫。

……

陈道临不是没听女人尖叫过。

但是他从来没想到,这位心高气傲的郁金香女公爵,尖叫起来的声音……居然,居然,居然……

居然也和普通女孩子一样嘛。

杜微微此刻手足无措,那模样,哪里还有半分郁金香女公爵的威风?

陈道临已经扭开了头去,一手遮挡住自己的眼睛,然后从戒指里召唤出了一件衣服来,头也不回狠狠的扔了过去。

“你,你先穿上!”

说完这句话,陈道临撒腿就跑。

他身子飞快的飘出了几十米,然后落在了山坡旁,才小心翼翼的张开手指缝隙去偷看……

杜微微已经一头钻进了树丛之中,就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仿佛正在仓皇的穿衣服。

陈道临此刻,脑子里终于有了些清醒的意识了。

妈,妈的!

老子……这是又闯了好大的祸啊!!

堂堂的郁金香女公爵啊!

刚才,刚才……

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

好像……好像……

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摸也摸了……

`

【威信福利放送中哦!想要福利的请加我威信吧!加我威信的方式:请直接搜索我的威信号“跳舞”,就可以啦!

现在正在放送的福利:我的一本从来没有在网络上连载过的老书,在威信上全本免费放送!全本!免费!

近期即将放送的福利:签名的实体书,根据我小说改编的游戏的内测号,装备,以及周边纪念品,等等等等……

想要福利的,就请加我的威信吧!】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