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我还是我吗?】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8-17    作者:跳舞

老头子盯着陈道临看了许久。

然后他轻轻咳嗽了两声,用嘶哑而苍老的嗓音缓缓道:“达令陈,虽然我到现在,都还看不出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在罗瓦城弄出了那一摊子事情的确叫人很惊讶,但是我却也猜不透你心中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你到底想做成什么事情……但是至少,有一点,我却是可以绝对肯定的。”

“什么?”陈道临神色有些郁郁。

“你……”李斯特族长指着陈道临的鼻子:“你绝对不会为希洛效忠。也就是说,你注定的,会成为那位皇帝的对头。”

“这个……还用说嘛?”陈道临淡淡一笑:“你我都是从希洛皇宫里的监狱逃出来的,咱们当然是和那个篡位者不对路的了。”

“不,我说的是死敌。”

李斯特族长用力摇摇头:“死敌,和普通意义上的对手,是有本质区别的。”

说着,这个老头子指着自己的鼻子,苦笑道:“虽然如今我也被逼来到了西北,但是我说一句实话,如果那位希洛陛下发下一份诏书来,声明和我李斯特家族和解,那么我一定会第一时间跑去帝都,和他化解恩怨。当然,这是因为他是皇帝,而我不过是一个帝国内的家族,和皇帝拼死抗衡,倒霉的最终当然是我李斯特家族。

但这至少说明了一点,也就是说,在一定条件下,我这样的对头,都可以和那位希洛陛下和睦相处。

此外,你别看现在郁金香家和那位皇帝掐得你死我活。仿佛势不两立,大战一触即发。可如果到了合适的条件的话……说不定两家就能坐下来,握手言和,然后你当你的皇帝。我做我的郁金香公爵。

条件。一切事情都是讲条件的。尤其是这样的政治人物,政治属性越浓的人。就越容易在适当的条件下做出妥协。政治,永远不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永远都是互相不断的妥协,不断的媾合。

在保证底线的前提下。今天你让我一点,明天我让你一点。大体如此。”

陈道临神色一动:“那么你为什么说我……”

“我们都可能和希洛变成和睦的关系,我,郁金香家……但是唯独你,达令陈,我觉得你绝不会和希洛握手言和的。”

“为什么?”

“因为……卡曼和罗小狗的死。”李斯特族长忽然甩出了这么一句话。

就这一句话,陈道临的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去。他的面上仿佛笼罩了一层寒霜!

“在帝都的时候,虽然马尔希陛下对你很赏识,虽然你也为希洛的篡位而感到愤怒,但是说实话。马尔希陛下给你的恩情还远没有到达让你以死相报的地步。你或许很感谢他对你的赏识和青睐,但是还远远没达到能让你用性命来对他效忠的地步。

而且,我也知道,在政变之前,希洛对你其实也很不错。他对你也很亲和,也和你以友相待。

虽然在政变的过程里,他算计过你几次。但是……其实按照我的估算,若是没有卡曼和罗小狗的死的话,那么在皇宫里,你再被关上一段时间,说不定……你就会释然,然后,也许希洛给你个台阶下,你也就顺势下了。

或许你在短时间内,不会效忠希洛……但是,如果不是让你效忠,而只是让你和他合作的话,那么或许你也不会那么抗拒。

也许过上一段时间,你就会在希洛的统治之下,成为一名出色的大魔法师。

我的意思是……其实,归根到底,你和希洛并没有那种不同戴天的死仇。

你或许因为篡位而鄙视他,或许因为他逼死了马尔希陛下而讨厌他,或许因为他在篡位的过程中算计过你而有些恼火。但是说到底,他没杀你爹娘,没抢你老婆,也没夺你家产,而且还一直很赏识你,这些恩怨,其实都是可以慢慢化解的。”

陈道临仔细想了会儿,居然缓缓点了点头。

这是他至今为止,第一次在人面前袒露自己的心迹:“你说的……或许有道理。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即便只是假设,你肯承认就好。”李斯特族长摇摇头:“可惜,偏偏那个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卡曼和罗小狗的死,彻底把你和希洛之间的和解的可能,狠狠的斩断的!”

陈道临不说话。

“卡曼和罗小狗,从身份山来说,在那场大动乱之中,仿佛并不太起眼,论身份地位,他们只是名门之后,后起之秀,在那场大动乱之中,还远远达不到举足轻重的地步。但是偏偏对于你达令陈来说,却有着格外的重要意义——他们,是你的朋友。或者说,被你视为是自己的朋友。”

老头子说到这里,那双浑浊的老眼里,流露出精芒来,盯着陈道临:“……在帝都,人人都说你达令法师是天才,无论是魔法领域,还是经商,你都展现出了惊人的才华和天赋,甚至我听说,你文韬军略,都有着不凡的见识——可偏偏,我老头子就看透了你,达令陈,撇除你身上的那些光环,那些光芒,你的骨子里,你的性子,其实就只是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陈道临苦笑。

“是的,就是一个普通人。”

老头子的话仿佛丝毫不留情面:“虽然你结交来往的人,非富即贵,甚至是帝国皇帝和亲王,帝国重臣贵族,都与你为友,可是你骨子里,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你从来就没有身为一个上位者,一个权贵者的觉悟。别看你和别人谈论政治,谈论时局,谈论国家大事,说得头头是道,但其实骨子里。你还是一个‘小人物’,一个草根而已。”

“所以?”陈道临皱眉。

“普通人的世界,只会分对错,分黑白。不是对就是错。不是黑就是白。恩怨分明!但是真正的上位者,才会讲究利弊。讲究权衡,即便是杀父仇人,在必要的时刻,要可以拿来合作。即便是亲朋好友,在需要的时候,也可以暂时舍弃!然而这些……你全部都不具备。

即便到了如今,你或许经历了许多,心肠变得比从前硬一些,比从先冷漠一些,人也变得比从先狡猾一些……但你骨子里的东西。却总还是没有改变,至少……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你也很难改变。

其实骨子里,你是一个原则性太强的人。”

陈道临哑口无言。

“因为你是一个小人物。你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你只会简单的把你身边的人分为两类:好人和坏人。卡曼和罗小狗,是你认为的好人,也是你认为的自己的朋友。而希洛,他杀了你的朋友,那么你就认定了他是坏人。无论如何,你的道德感和情感,都无法容忍你自己顺从希洛,服从希洛。所以,别人,我,哪怕是弥赛亚公爵,都可能在未来的某一个特定的时间,在特定的条件之下,或许会和希洛和解,但是唯独你不能!因为你骨子里就是一个小人物,你是一个普通人,你无法做到拥有哪种看淡恩怨的态度,你无法像一个真正的政治人物那样,愿意和你的仇敌和解,你会认为,有仇不报,就对不起你自己的道德观,对不起你死去的朋友,也对不起你的良心。”

听到这里,陈道临不由得连冷汗都流出来了!

他甚至不得不承认,至今为止,自己在罗兰世界里,认识的所有人之中,眼前的这个李斯特家的老头子,是看自己看得最准,最透彻的一个人!

他几乎把自己的性子彻底的看透了!

即便是面对聪慧如杜微微,面对强势如鲁高这样的人,陈道临都从来没有这种被人彻底看透的感觉!

眼前的这个老头子,这位李斯特家的族长,或许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之中最聪明的。

但是,他的阅历,他的年纪,他一辈子积累出来的智慧,以及看人的眼光,却真的把自己琢磨透了!

“若你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倒也没什么。”李斯特族长摇头,缓缓叹息:“一个真正的小人物,普通人,敢和一国之帝王为敌,那么不过就是死路一条,轻易就会被捏死。但是偏偏你这人,是个奇葩,是个异类,你有小人物的性子,抱着普通人的原则,却偏偏拥有了远远超出常人的能力。

希洛一下子捏不死你,而且想收服你又收服不了——一个明明只是小人物心态的家伙,却偏偏拥有了可以影响全局的能力,这才是最大的一个麻烦。”

麻烦么?

陈道临心中暗暗冷笑。

原来,我对于这些罗兰的顶尖大佬们来说,只是一个“麻烦”的存在?

他眯着眼睛,笑看着李斯特族长:“老先生,说了那么多,你倒是花了不少精力来研究我这个人,只是……这个问题,和我娶不娶你女儿,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然有关系!关系大了!”

老头子忽然跳脚道:“你在未来的很长时间内,绝无可能和希洛和解!而在我看来,在未来的很长时间内,希洛的皇位也绝不会出现什么问题。那么也就是说,你……注定要和这位一国至尊为敌!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凭你一个人慢慢的去拼,要拼到何年何月?说不定哪一天,就被希洛给灭掉了。”

“那你还让我娶你女儿?”陈道临背着双手,淡淡道:“你应该让洛黛尔赶紧离开我,离我越远越好才对嘛。”

“我倒是想。”李斯特老头子恨恨的嘟囔了一句,然后他叹了口气:“我女儿长大了,而我老了,我不能像她小时候那样,找人把她绑了回家。就算我这么做了,她过几天又会找机会跑出去找你。我总不能日日夜夜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的女儿吧。况且……说不定我也没几年好活了,到时候,我一闭眼,她立刻就带着整个家族投进你的怀抱里去,我就算是埋在土里,也会死不瞑目的。”

讲到这里。李斯特族长长长的出了口气,才看着陈道临。

这一次,老头子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

“你不要认为我这次跑来见你,只是单纯的逼婚。你若是真的想和希洛对抗到底的话。那么你就需要我李斯特家的力量。我李斯特家族的生意遍布全国。即便现在的局势,希洛也不敢公然对我家族下手。虽然我被迫逃离了帝都。脱离了希洛的掌控,但是他也不敢直接宣布我李斯特家族为叛逆。虽然在帝都,我家族的一些生意被希洛打压了,但是在全国各地。我家族的生意他却不敢碰!因为这一碰,就会坏了规矩,坏了游戏规则。所以……如果你想做大事的话,那么,娶我女儿,和我李斯特家族彻底合作,才是一条最最省力的捷径。”

“政治联姻么?”陈道临苦笑。

“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是那些贵妇们在闺房之中传阅的爱情故事么?才子佳人。一见钟情,爱得死去活来,最后有情人终成眷属?哼……那些才是幼稚的东西!”

陈道临犹豫了一下,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言辞。小心翼翼道:“族长先生,洛黛尔小姐的人品才貌,当然都是极好的。能得到她的垂青,也是我很大的荣幸……”

老头子脸色一变,翻了个白眼:“你就直接说‘但是’吧!”

陈道临苦笑:“但是……这男女之间的事情,总要有感情基础才行吧……”

“感情你个鬼!!”

老头子忽然就怒了!

他猛的跳了起来,狠狠一巴掌拍在了陈道临的脑门上——以陈道临的本事,要想躲开他这一巴掌,倒也简单,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小老头子暴跳如雷,陈道临终于还是没好意思躲闪,任凭对方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感情?谈结婚就要讲感情!你这就是死都改不掉的小人物的想法!”李斯特族长指着陈道临,满脸的怒其不争,喝道:“你可知道你如今地位不一般了!你有一块自己的领地,有上万部众,你魔法实力天才纵横,放眼整个帝国,你都已经颇有名气!像你这样的人,谈结婚的时候,居然还把感情当做第一位的条件!蠢货!不成器的东西!”

“结婚不谈感情谈什么?难道谈钱吗?”陈道临皱眉。

“当然!可以谈钱,可以谈利益,可以谈权势,可以谈这段婚姻能给你带来多少好处!这些才是第一位的!当然了,如果在满足了第一位条件的前提下,结婚的对象,若是相貌和性子也符合你的胃口,那自然也是不错的。可唯独感情这种东西,却绝不应该被你这样的人当做首要的条件!”

老头子的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失望来。

他看着陈道临,摇头道:“罢了,罢了。”

他吐了口气,苦笑道:“达令陈,我告诉你,我这次跑来半路上见你,问你娶不娶我女儿,便是想看看你如今究竟是一个什么性子!

我当然知道你对我女儿没有那种感情!可如果你方才答应了我,答应娶洛黛尔的话,我才会觉得,你这人终于改掉了那些小人物天真幼稚的想法,你这人才真的可堪造就!你若是能改变之前的那些固执而幼稚的观点,我觉得以你现在的底子,若是加上我李斯特家的帮助,将来你就算敌不过希洛,也至少有自保之力。

你只有拥有了真正的上位者的心思,才能闯出一片天地来,在这个帝国占据一席之地!

可如今,你到了这一刻,还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那么我算是看明白了。以你这样的性子,我哪里能放心把我女儿,把李斯特家族全部交给你?”

陈道临也有些恼火:“难道你觉得我见好处就上,能娶你女儿就能得到好处,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冲上去把她娶了,你才放心么?你这算是什么当父亲的?”

“我若是一个普通人的父亲,那么我自然会反对这样!可是我是李斯特家的族长!那么你如果能做到你说的这些,我反而会大声喝彩,为你高兴!”

老头子说到这里,摆摆手:“好了,今天话就说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你如今的心思。既然这样的话……”

他犹豫了一下,盯着陈道临看了两眼:“我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一个月时间!”

他竖起一根手指:“一个月时间,你回去慢慢考虑,你若是想明白了,能转变心思,一个月内,我还可以把女儿嫁给你!可若是一个月时间,你还想不明白,还转变不过这个该死的心态,那么你这人注定朽木不可雕!我就算拼着让我女儿仇视,我也会把洛黛尔带回家去,哪怕是关上她三五年,也绝不会让她再跑去你身边!

以你这样的心态,一个小人物的心态,要和一国之君为敌,将来你必输无疑!我可不想把我的女儿和家族一起陪着你送葬。”

说完,老头子已经扭头就走,回到了马车上,狠狠的一拍车厢,大声喝道:“走吧!快走!在这里多留一会儿,我就越生气!”

看着这位李斯特家族的族长负气而走,马车渐渐跑远了,陈道临才长长的叹了口气。

“原来我……一直都还是没有变,还是那个**丝的心态么。”

陈道临苦笑自语。

但就连陈道临自己都不得不承认,这个李斯特家的老头子,实在是把自己看透了!

真正的大人物只论利弊,只有小人物才会天真的只分对错黑白。

自己自始至终,依然还是那个在现实世界之中养成的**丝的心态。

和希洛和解?那是绝无可能了。

当卡曼和罗小狗死在皇宫大殿的那一刻,就注定了陈道临再也不会和希洛有半点合作的可能。

陈道临自问不是什么义薄云天,为朋友两肋插刀。但是至少,杀了自己的朋友的人,陈道临绝不可能再和对方有什么瓜葛了。

他也承认,李斯特老头子说的那些话,有很多内容还是有价值的。

可偏偏……

“就算明明知道这么做会有好处……但是,老子就是不喜欢啊!”

陈道临握紧了双拳,用力对着天空挥舞了一下。

“如果我那么做了,我还是我吗!!”

——此刻的达令哥并不知道的,在这个世界一百四十年前,也有一个明争天下,才华横溢,又桀骜不驯的年轻人,也说出过一样类似的话。

如果我那么做了,我还是我吗!

`

【稍后还有更新哦!】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