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废土】

所属目录:天骄无双    发布时间:2014-08-06    作者:跳舞

把一个小孩子哄得破涕为笑,倒也不算太难。

陈道临先是尝试用言语解释,然后又拿出了巧克力糖来……可都无法打消艾妮塞的敌意。

可幸好,达令哥还算聪明,甩出了一个杀手锏,终于让艾妮塞停止了哭泣。

“我……是雪山上下来的人。”

好吧。雪山上来的人……那岂不是就是神仆了?

在草原上,神仆这个名字当然还是很值钱的。达令哥心满意足的瞧着这个小女孩止住了泪水,但是看向自己的眼神却更加惶恐了。

“尊,尊贵的……神仆?”

艾妮塞的声音还有些哽咽,但是她很快就赶紧丢掉了手里的小刀子,扑在了地上跪拜。

雪山之神在上……敢对神仆亮出刀子,那可是要被烈马拖死在地上然后被践踏成肉泥的重罪啊!

看着扑在面前几乎五体投地的小姑娘,陈道临又有些不忍了。毕竟虽然来到了罗兰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但陈道临还没有养成别人对自己跪拜的习惯。

将小姑娘从地上拖了起来,还顺手帮她掸了掸裤子上的灰土。陈道临叹了口气,依然拿出了那根巧克力棒,递给了艾妮塞。

看艾妮塞捏着那花花绿绿的包装纸有些无措的样子,那乌溜溜的大眼睛顿时让陈道临有种被萌了一脸血的感觉,他干脆直接帮艾妮塞撕掉了包装纸,掰下一块来,塞进了小姑娘的嘴巴里。

艾妮塞的眼珠一下就瞪得圆圆的,那双大眼睛里很快就充满了惊喜,用力咀嚼了几下之后,咕嘟一下就吞了进去。

陈道临蹲了下来,蹲在艾妮塞面前:“好吃么?别着急。这一整块都是你的。”

艾妮塞捏着手里还剩下半截的巧克力棒,眼神里有一种纠结和挣扎,终于,她怯生生的看着陈道临:“都……都给我了么?这么好吃的东西,您都赏赐给我了?”

陈道临被那个“赏赐”的词儿给刺了一下,看着这个瘦弱得下巴都尖了的小孩子,轻轻叹了口气:“都给你了,别怕,安心吃吧。”

艾妮塞松了口气,却小心翼翼的将包装纸恢复好。然后又从怀里取出了那条绣花的小手帕来包好,才用心揣进了腰间的一个小小的皮质的兜子里。

“怎么不吃?”陈道临问道。

“……带回去,弟弟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艾妮塞有些惶恐的看着陈道临。

近距离看着这个小姑娘,陈道临发现这个小女孩真的很可爱,脸上脏兮兮的满是灰土,头发上还有些草屑,可脸蛋上被泪水冲刷过的地方,却露出了细腻如牛奶一样的肌肤,尤其是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简直就如同是从二次元里走出来的人物一般。

陈道临沉吟了一下,捡起了小女孩丢在地上的刀子草原上的民族果然彪悍,这么个年纪一丁点大的小孩子,都把刀子随身带。

陈道临捏在手里掂量了一下。成色很糟糕,刀锋的质地非常低劣,看得出来因为经过了多次反复的磨刀,刀锋已经很薄很脆了。

陈道临微微一笑。将这把刀收进了自己的戒指里艾妮塞忍不住委屈的撇了撇嘴,眼神里有些心疼和不舍。

可随后陈道临却已经变戏法一样的从戒指里又变出了一把小巧的匕首来。

这把匕首是庞贝商会出品的,钢质都是上等。最重要的是,是帝国第一名匠康大师的弟子亲手打造的。无论是品质和锋利坚固的程度,都可以甩出草原人用的刀具十几条街了。刀柄是用一整块橡木做的,上面还雕刻了花纹,用来防止打滑,刀柄的末端更是镶嵌了一枚圆滚滚的珍珠。

陈道临把这把小刀在艾妮塞面前晃了晃,然后主动帮她插进了腰间的那个小小的皮质的刀鞘里去。

刀鞘有些大了些,不过好在还勉强能用。

“这把刀不怎么会生锈,也不用经常磨。就算是我和你交换了,好不好?”

艾妮塞已经被一股巨大的惊喜充斥在内心,瞪大眼睛瞧着陈道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小姑娘愣了好久,才终于挤出了一句话来:“您……是圣山上下来的神仙吗?”

神仙?

陈道临看了看自己。

胡子拉碴,头发长得如同稻草,因为洗澡的缘故,还把上衣撕了,现在全身上下只穿了条裤子,还破破烂烂的。

哪里有这么潦倒的神仙?

不过看着这么可爱的小女孩,陈道临终究还是不忍心打消对方的幻想,笑了笑,就反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艾妮塞。”

嗓音尖尖的,脆脆的。

“你多大了?家住在哪里?怎么跑到这了来放羊?”陈道临已经看见了在不远处,有几头在草丛后吃草的羔羊,围着一头连毛都快掉光了的老羊。

艾妮塞愣了一下,然后慌张的开始扳着自己的手指数了会儿,才抬起头来:“我……九岁。”

说着,她回头对某个方向一指:“我们的部落就在那里,骑着我的马走上小半天就到了。”

说到这里,她似乎又有些惶恐,看了看自己的羊,眼睛又有些泛红:“您……会惩罚我么?我并不是有意想冒犯神仙的……只是……羊不吃草,就不会下奶,家里……家里……”

陈道临叹了口气,然后笑着摆摆手:“别怕,怕什么!地上长了草,难道不给羊吃么?人都活不下去了,还管这些草干什么,你放心吧,没事的。”

当陈道临跑到草从后面,从戒指里取出了一套备用的衣服给自己穿上,重新走出来的时候,艾妮塞看着他的眼神已经不对了。

眼神里明显流露出了更浓的崇敬。

陈道临略一思索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他穿上的是自己“无双武神教”的大祭司专用的衣服:一套纯白色的充满了宗教色彩的长袍,质地上好,造型华丽。

听说大雪山上的那些巫师下山行走的时候,都会选择穿白色长袍的。

这件衣服,仿佛更印证了陈道临的“圣山上神仙”的身份吧。

那条赖在地上装死的狗儿也重新跳了起来。只是却胆小的钻到了艾妮塞的背后,不敢再对陈道临乱叫了。

看着这个小女孩明显对那条狗儿的庇护的姿态,陈道临忍不住心中叹了口气:妈的,想吃口肉怎么就这么难呢?

这个时候,他忽然眼神落在了那几头悠然吃草的羔羊的身上。

很显然这个艾妮塞说的是实话,她的羊都有些瘦,大概是平日里没有好的草场可以放牧,才会冒险来到这片禁地吧。

不过……再瘦的羊,也是羊啊。

陈道临看着那几头羊,忍不住流出了口水。

那个……我不偷不抢。我和她买,总可以了吧……

笑眯眯的达令哥走到了艾妮塞的面前蹲下,艾妮塞立刻就有些紧张了起来。

“那个……”陈道临咳嗽了一下:“小姑娘,我和你买一头羊好不好?”

说着,他从戒指里取出了几枚金币来,在手里摊开

这几金币,就算是在物价最高的帝都,买一群羊都绰绰有余了。

可艾妮塞看了看,眼神里就有些畏惧。只是用力咬着自己的嘴唇不敢说话。

陈道临叹了口气,努力堆积出笑容来:“那个……我实在是饿得很,可是这里又找不到什么吃的,这几个金币。是纯金的哦,可以买很多很多的羊呢。你看……这些金币都给你,我只要一头,你卖给我。好不好?”

艾妮塞似乎又有点想哭的样子。

理智上,小姑娘觉得面前这个圣山上来的神人应该不会欺骗自己。

但是……金子?这东西对于一个才九岁的,又生活在封闭的草原内部的小姑娘来说。实在不懂得金子的意义和价值。

她只是觉得,这个男人手里那几枚亮晶晶的东西,无非就是漂亮一点的石头?却要换自己一头羊?

家里就这么几只羊了,还要留着过冬的。一家人要喝羊奶,做羊奶干,还要用羊毛做衣服……若是少了一只的话,回去的话只怕自己会被阿妈责骂的。

可是……这毕竟是圣山来的神仙,怎么可以拒绝神仙的要求呢?

小姑娘内心纠结无比,只是用她那双能把人萌化了的眼睛看着陈道临,眨巴眨巴的,仿佛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样子。

这种咬着嘴唇故作坚强,却十足委屈的表情,让陈道临无奈了。

他总能对一个小姑娘做出抢夺对方财产的事情吧。

“不够?那我再加一点?”

于是,三个金币加到了五个,五个加到了十个。最后陈道临干脆取出了一小袋金币来这么多金币甚至足够在帝都买一个宅子了!!

可艾妮塞的回应,却是默默的流淌出了眼泪来。

然后,这个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到了一旁,在羊群旁看了好久。

她似乎在迟疑到底要牵哪一头过来。

可看着那些活蹦乱跳吃草的羊儿,艾妮塞越哭越伤心了。

这些都是自己抱着养大的啊,都是自己每天看着它们吃草,看着它们打架……

想起家里阿妈苍老的脸庞,还有弟弟饿得泛白的脸孔。

艾妮塞终于鼓起了勇气,转过身来走到陈道临面前,流着眼泪:“神仙大人,你别吃我的羊好不好?你饿了,我有东西给你吃的……”

说着,小姑娘努力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团东西来,小手小心翼翼的捧到了陈道临面前,还特别的补充了一句:“你那些亮晶晶的石头,我都不要,这个……送给你吃,好不好?你别吃我的羊?成不成?”

艾妮塞的掌心,是一团黑乎乎的面粑粑,从外相上看来甚至有些可疑。不过陈道临依然辨认了出来,这是草原人食用的青稞面弄出来的粉团子。

这么一小块,黑乎乎的,大概只有茶杯盖子那么大小。

看着面前这个瘦弱的几乎一阵风就能吹倒的孩子,陈道临立刻意识到:

这东西。只怕是这个小姑娘一天的口粮!

(老子虽然卑鄙,却还没有到没人性的地步啊……)

陈道临默默的将这团青稞粑粑塞回了艾妮塞的手里,苦笑道:“好了……我那个……不饿了,我不吃你的羊。”

无奈啊!!

陈道临心中有些郁闷。

他的储物戒指里已经没什么吃的了,尤其是肉食已经没有了。

原本为了腾出更多的空间,储物戒指里的食物就已经都留在了自己的领地里。现在里面储存的都是一些零食之类的小玩意儿。

上雪山之前,在牧民家吃的烤羊腿自己也早就在去雪山的路上吃光了。

现在……陈道临只要想到肉,简直眼睛都会发绿的!

“罢了罢了。”

陈道临摆摆手:“那么……你带我回你的部落,这总可以了吧?”

艾妮塞眼睛亮了!

听见陈道临承诺不吃她的羊儿,艾妮塞的脸上洋溢出了喜悦的笑容来。她甚至走近了陈道临,亲昵的拉住了陈道临的衣角:“部落就再那儿,神仙大人,我带您去吧!您是要在我们的部落过夜么?部落里的人知道有圣山的神仙过来,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顿了顿,她脸上又重新泛出了忧郁,低声道:“可惜……哥哥不在家里了,不然的话,他一定会很高兴很高兴的。”

陈道临嘿嘿笑了几声。

可走等和艾妮塞跑过去找到了她的马的时候。陈道临就忍不住无语了。

这是一匹小马驹准确的说,是给孩子骑的那种小马。

自己一个大男人若是骑上去,只怕两条腿都要拖在地上了。

想了想,陈道临笑道:“你骑马吧。我就在你后面。”

……

如果撇除最开始的惶恐和害怕的话,那么这个下午,简直就是艾妮塞有生以来最最开心的一天了。

这个来自圣山的神仙,给了自己那么好吃的东西。还给了自己一把那么漂亮的小刀。

还承诺不吃自己的羊,也把自己一天的口粮还给了自己。

难怪部落里的大人们都说圣山上的神人都是好人。

当然了……艾妮塞忽略掉了陈道临送给他的那一袋“亮晶晶的石头”。

……

更让艾妮塞惊奇的是,自己骑着小马在草原上奔跑。身边的羊群在狗儿的驱赶之下跟着。

马跑得并不快,艾妮塞小心翼翼的关注着羊群。

而这个神仙,就轻飘飘的飞在了自己的身边。

是的,艾妮塞看的很清楚,他真的是在飞!

两条腿距离地面还有很高,就这么飞在自己的身旁,还会对自己和颜悦色的说话。

虽然这个神仙说的话,口音有些奇怪,不过艾妮塞心中自己就给了解释:大概圣山上的神仙说话都是这样吧?

艾妮塞的心都快飞出来了。她很想赶紧跑回家去,把神仙送给自己的那个甜甜的东西给弟弟吃一口,很想早点把这个神仙带回部落去,让大家都高兴起来。

小女孩一路上都在叽叽喳喳的说话,她对陈道临说部落里的人很崇拜神人,对陈道临说自己阿爸和哥哥都被带去打仗了,和陈道临说瘸子大叔教弟弟骑马,和陈道临说草场没有了,大家都很伤心……

陈道临一直都在仔细的听,只是偶尔才会问上两句。

他也并没有催促这个小姑娘加快赶路的速度,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孩子把她的羊群看得比生命都重要。

太阳很快就落山了,艾妮塞才稍微加快了一点速度。

因为和陈道临说话总是分心,所以羊群跑得乱七八糟,这一路上速度就慢了许多。

当艾妮塞开心的对陈道临说家里的阿妈会做香喷喷的羊奶干的时候……

陈道临忽然眯起了眼睛!

他的目光朝着前方眺望,仿佛穿过了很远很远的距离。

然后,陈道临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

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他看见远处草原的地平线上,隐隐的有一片光芒在闪动,还有黑乎乎的浓烟冒了起来!

那分明是火光!在夜幕降临之下,显得就格外的醒目。

小孩子看不到那么远,陈道临却已经看得仔细而且真切!

他忽然就飞到了艾妮塞的身边。伸手在马头上轻轻一拍,那匹奔驰的小马很快就停了下来。

艾妮塞有些惊奇于这位神仙的本领,惊奇的问道:“神仙大人?”

陈道临面色凝重,指着前面:“你说……你的部落就在那个方向?”

“嗯!”艾妮塞用力点着头:“我们要在天黑前赶回去,阿妈今天会做羊奶干呢!”

陈道临眯起了眼睛……

超强的视觉和听觉,已经让他察觉到了许多许多身边这个小孩子无法察觉到的东西。

隐隐的,那顺着风而来的呼喊,哭泣,惨叫……

还有那火光……

陈道临犹豫了一下,原本想自己先冲过去。但是看着艾妮塞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周围已经渐渐黑黢黢的一片草原。

他终究还是不放心把这个孩子一个人丢在这里。

不等艾妮塞喊出来,陈道临已经将她的衣服领子一提,就把小姑娘从马背上拽了起来,单手抱着,低声温言道:“羊先丢在这里,我先带你去,一会儿回来找,我保证一条都不会丢的。”

犹豫了一下。陈道临低声道:“你家里……可能出事了。”

……

部落……

部落当然已经不存在了。

地上到处都是被焚烧过的焦土。

还有残留的帐篷,在火光之中噼噼啪啪的燃烧着。

有倒毙在地上的牛羊,当然也有人。

这个部落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

有的帐篷被烧光了,光秃秃的焦土旁。有受伤的牧民坐在那儿痛哭,有年迈的老人,也有女人在悲愤的嚎叫。

艾妮塞已经彻底吓傻了。

她忽然用力挣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挣扎!从陈道临的怀里挣脱出来。哇的一声大哭出来,跳在地上,迈着两条小短腿一路狂奔而去。

朝着她自己的家。

家……当然也已经不在了。

陈道临看出这里原本应该是两个帐篷。只是都已经被火烧得只剩下了架子,架子也倒塌了一半。

被烧黑的毛毡子,那些被翻得乱七八糟的柜子架子,还有被踢到在地上的小桌子……

当然了,地上还有血迹。

一个看上去最多不会超过五六岁的孩子,从衣着看来应该是个小男孩,以张开手臂的姿势扑在地上,脸朝下……看不清面目。

已经死了,背上有一个血窟窿,仿佛是用长矛挑出来的,地上的血已经变成了黑颜色。

陈道临没有走近,只是用精神力探测了一下,就知道,这个帐篷内外都已经没有了活人。

艾妮塞在无助的哭喊。

她扑倒在了弟弟的身边,用力拽着弟弟,把他拽起来抱在怀里,鲜血,红的,黑的,她脸上手上都是,小女孩却依然在哭喊。

她又忽然放开了弟弟跳起来,就要朝着还在燃烧着的帐篷里跑,一路跑一路喊着“阿妈”。

陈道临赶紧走上去一把拽住了她,用力抱住了这个小女孩。

小女孩的两条腿拼命乱蹬,甚至试图用手去抓陈道临的脸,陈道临心中叹了口气,只是用力抱住这个孩子,转身。

大步离开这个燃烧的帐篷,走出了充足的距离之后,他才腾出了一只手来,深深吸了口气……

艾妮塞就听见身后的这位神仙仿佛说了几句奇怪的话。

然后……

天空上,很快就凝聚出了一片黑黑的乌云。

一道闪电过后,大雨落了下来……

雨很大,很密集。如瓢泼一样!

大雨很快浇灭了余烬。

陈道临没有松开艾妮塞,只是单手抱着她,往她的家里走去。

艾妮塞没有再挣扎,但是她的一双小手紧紧的勒着陈道临的脖子,勒得很紧很紧。

陈道临感觉到,她小小的身体在颤抖,一直在颤抖!

……

奇迹……

奇迹当然没有发生。

已经变成了废墟的帐篷里,陈道临找到了艾妮塞母亲的尸体。

已经被火烧焦了,而且……脑袋也被砍了去。

终于的……

在看见了母亲的尸体之后,艾妮塞哀嚎了一声,小小的尖尖的声音,哀嚎了一声,然后她晕了过去。

`

【月票冲进前十啦~~看看能不能再冲高一些?

还有月票的朋友,请别藏着掖着啦~拿出来投给本书吧~!

看看这个月能冲到什么位置~】

跳舞微信更新连载完结作品集天火燎原



下一篇: 上一篇: